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七章 (久违的周末)

  十分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点赞与喜欢,说实话每收到一个喜欢与点赞我的心里都不胜荣幸,谢谢各位。这篇用尚未成熟的拙劣文字凑成的同人小说也逐渐撑到了第七章。和以前一样,能戳进来贡献个点击量我就已经很开心了。能喜欢的话真是太好了。

  ————正文分割线————

  待到你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果不其然你是被岛田家送去的医院,而不是津井家。望着你重伤的身体,你不禁庆幸你还能睁开眼睛……

  当时十页揭发信写的匆忙,岛田家很有可能不会信你。如果当时岛田家没有任何动作,暗杀失败的你绝对会遭到津井家的囚禁,结果不堪设想。所以你只能将这次暗杀伪造成一个暗杀不成遭反杀的意外。如果岛田家信任你这十页揭发信…一定会将你救下,以便日后审问,清剿叛徒。

  可是如果岛田家的人不信也肯定不会去救你…津井家势必会将重伤的你囚禁,任伤口的折磨让你慢慢死去。再拿着你的尸首去岛田家讨好卖乖以示忠心。

  这样一想死在源氏刀下也倒也算是一种解脱。

  你望了望门外,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你被软禁了。尽管是最好的病房,但是明显不是正常对外开放的病房。窗外有着金属的护栏,还有里三层外三层的防护装置。可以说是密不透风。

  岛田家的老爷子一听到你醒来的讯息就赶来亲自来看你。说是慰问,不过其间过程和审问也差不多。屋中一切尖锐物品都被收了起来。你细嫩的手腕也被套上了实铁的手铐。经过一番盘查后你将你的想法一一告知,老爷子明白了你的想法后对你的态度也渐渐好了起来。手铐也被摘了。

  “我听说你是源氏的朋友…”老爷子顿了顿,用鹰一般锐利的目光缓缓打量着你。“为了他这么做,你不后悔吗?”

  后悔…?呵…你嘴角轻起,露出一丝不属于你这个年纪的和蔼笑容。“源氏如此可爱,换作是谁都会犹豫三分吧。”你用力坐起来靠在病床。“何况…这应该是我这个罪臣之女,最后能以示忠心的事情了…”老爷子听了你这一番话之后明白了你的立场,就像当时源氏拿着那封信无论如何都想让老爷子看一看。或许你们根本从未想过效忠于岛田家,你们只是拥戴着彼此。

  又或许你们的立场从未有过相同的地方。源氏可能永远都想不到那一晚你是下了多大的决心,而你可能也永远都不知道源氏究竟付出了多大努力才让父亲信任这封信上所说的一切。

  尽管老爷子认同你,但是为了提防你对家族还有所留恋,所以表示要将你软禁到谋反之事彻底被平息后才能重新将你放出来。这样一来你也安心了…你以曾经的家族与暂时的自由为代价,得到了岛田家的庇护以及一个相对平安的未来。

  恍恍惚惚又过了一周,期间你也曾听到护士的窃窃私语,津井家的没落以及伤亡。不过现在来看,这也不是你能左右的事情了,现在你已经不是津井家的和寿了,这条生命是你自寻死路后岛田家给予给你的。只是津井家毒剂世界闻名,即便是岛田家也未必能够完全防得住,如果残党记恨你……现在的自己未必是安全的。忧心忡忡的每一天…也拖沓了病情的好转。

  入夜,似是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和寿…和寿?”“怎么…父亲的亡魂这么快就来找我索命了?”你一脸平和的说道。

  “不是啦…是我,源氏。”听到这两个字你迫不及待的从病床走了下去…源氏…这个你日思慕想的人…曾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你为了他而苦恼,为了他而落泪。

  “源氏…你怎么来了?”你趴在门边的你强行抑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惊叹与躁动,还有喜悦的泪水……

  “我不放心来看看你啦,从古至今也没有刺客会迎面向猎物的刀撞上去啊……”他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着,可绕过重重守卫来到这样的地方,又何谈不在乎呢。

  “你总是话不对心,我们到底谁更别扭啊。”你无声的泣出了眼泪,源氏他到底还是在乎你的…由于你们隔着一道门,源氏并不知道你在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如果知道的话大概又是一通手忙脚乱的安慰吧…

  “嗯…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现在外面很乱,一开始我还担心你会闷着了,不过这样一看,闷着反而安全…”源氏的话越说声音越小,好像想要刻意隐瞒些什么。

  “没事,有什么事你跟我直说就行。”他的喜悲忧乐你统统看得出来。你早就读出了他话中的踌躇。

  “和寿…再过几天父亲就会放你出来…只是你的家族……”源氏话中所指你当然明白。“全死了是吧,你家办事效率真不是盖的。”你叹了口气,其实你一直怨恨着你的父亲,以及那些一直强迫你的家人。希望他们有一天可以得到报应,但是报应真正落下来的那一天…你也失去了所有家人。

  “没错…你父亲死前一直央求岛田家的人留你一条活路…他们或许还是对你有些感情的。”这一句话听完你心中的悲伤更加猛烈起来,一直默默泛泪的你终于哭出了声来。

  早已放弃的东西…再次拾起来时就会变得无比沉重。你侧靠在门上,源氏后背倚着门的温度传到了你的身上,虽然那边还在语无伦次的安慰你,听着源氏措手不及的话语。心中五味杂陈。

  “和寿…我不是故意说出来让你难过的,我只是觉得你为了救我大动干戈…我不能连这种事最后都瞒着你。”不过实际上瞒着她才最好吧,源氏心底里默默想着,源氏深知自己总是莫名其妙惹你伤心。

  “可是我不后悔,”低垂的眼眸露出了坚韧目光,“从前是我不明白,是我不信命运,我总是觉得自己只要肯努力,总有可以击败任何人的那一天,包括你。”刚刚哭完还颤抖的声线说出了无比坚韧不拔的话语。

  “只是我错了,即便怎么努力,剑道也不如你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逆转家里陈旧的思维。我不能一路专精剑道,更不可能陪着家族的叛徒一起送死。”你叹了叹气,“所以在认识你之前,我一直怨恨着这个世界,我认为这是这个世界的不公之处。”

“和寿,你其实不必这样为难自己的,你本就是个十分优秀的人……”源氏话未说完之时,你轻笑一声又道,“只是认识你之后,我发现我错了。人们各有长处,我也不能一直死学着剑道。尽管我都明白,但是我还是那么的羡慕你。你的身世,你的力量,明明羡慕的要死却还是不知不觉间开始拥戴着你。”你举着床头柜上花瓶里的亚麻花,悲叹着摇摇头。

  “和寿…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你…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很欣慰,只是我从未想过想让你拥戴我,我一直拿你当……”他顿了顿,艰难的挤出了后半句,“拿你当我最好的朋友。”你听到源氏这艰难的语气便觉得既可气又可笑,明明面对你破绽百出的刺杀连刀都挥不出,现在还在这里嘴硬,便又开始刁难起他。

  “算了…我曾说过我钟爱桃花,这破病房里的白色亚麻花越看越烦,惨白惨白的一点颜色都没有。”说着你一瓣一瓣开始揪着花瓣,“连一点小女子情调都容不下。”当你说出小女子情调时源氏突然意识到什么…

  “不喜欢,喜欢,不喜欢……”你曾说过女生会用花瓣来占卜自己的心上人是否喜欢自己…而亚麻花正是五瓣花瓣,这样下去最后一瓣肯定是不喜欢啊。

  “什么呀…通常来说第一句肯定是喜欢啊…”源氏打断你的话说到。“你怎么这么清楚?还有其他女孩告诉你啊?”被你这么一凶源氏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源氏…我觉得你该回去了。”你语气突然一冷,“别担心…我一直都很好。”一改平时不正经的语气,冷着语调的你十分严肃。  

“嗯…我也一直都在你身边。”他叹了口气消失在了夜色中。  

————正文分割————
  叛乱这点再有一两章差不多也要完事了,下一阶段我打算进入个轻松点的部分,修罗场怎么样?感觉这俩人中间硬安排个正常人进去应该会很有趣…有其他想看的也可以和我说说,反正评论一直很惨淡…基本你们提了我就会写啦所以你们快理我qwq…最后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