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八章(周一…感觉我要死了…)

每到周一就神之不爽,浑身难受到想喝大力…而且再加上这周我进修学习,可能比日常工作日更新的要慢很多…还是和以前一样啦…能贡献点击量我就十分感谢了,能喜欢就太好了,有想讨论剧情的可以评论私信,有想看的情节可以及时和我交流,就是这样,十分感谢戳进。

————正文分界线————

  源氏曾经说过他会一直在你身边,事实证明他做到了。前几天被你揪的稀巴烂的亚麻花被一位“清纯可人”的护士换成了桃花。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喜欢欧美的金发碧眼前凸后翘,”你拍了拍哪位护士说道。“我可没兴趣陪一个浑身肌肉的亚洲黄妞聊天。”

  “你知道我现在多想打你吗?津井小姐。”这位护士手臂上绷紧着肌肉手里紧紧地捏着你的病历本,“我可以将不良状况全部都给你挑上勾,我只知道你怕打针。”

  “对不起,请您务必打我打到消气为止。”和刚才傲慢的态度截然不同,你一脸诚恳惶恐的抓着他的手说道。“只要你舍得下手就行。”话毕,你突然又露出狡猾的笑容,“没打就是舍不得咯?”

  源氏也没有理会你,伸出手重重的弹了一下你的脑袋。“这点还舍得下手。”尽管只是一弹,但毕竟是常年握刀的手。看到你疼痛的表情,还是怜爱的揉了揉你的脑袋。“我没有办法待太久,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他打点好你的需求之后整理了一下你的枕头对你小声说“父亲那边进展很顺利,你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尽管我知道别的问多了都没用…”这叛乱一出闹出来,不管从谁的立场来看都很尴尬,你不想给源氏再添麻烦。你躺下枕在了源氏正在整理枕头的手上,“后院那棵桃树…还在吗?”问完你发现这是个傻问题,便没了下文。

  “你若喜欢,我虽然不能着人将岛田城种满桃花…”他顿了顿,“但在你的新住处种上几株还是没问题的。”你前几天刁难他的话,他居然还记得……在你印象里从小就没有人肯听你说的话,也没有人在意你会做什么。只有源氏会…你的心中总是因为他而暖暖的。

  “你应该知道那只是我刁难你的话吧?”你苦笑的看着源氏。

  “我当然知道了,只是……”话语间他伸出的手想轻抚你的脸,一瞬间的失神发现有些不和礼貌,手也慢慢伸了回去。“只是我想满足你的任何要求…哪怕是你的刁难。”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深情是那么暧昧。和寿纵然再理智也没有不为此动情的理由。

  “源氏,我…”在这极其不合时宜的时刻,纵然再过眷恋也不敢轻易说出来。她是和寿,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言行举止并且对此负责的和寿。“真的十分谢谢你。”千言万语停在嘴边,最后吐出的只有简单一句谢谢。

  “因为小和寿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朋友啊…源氏这一口一个朋友让这个词渐渐变得刺耳起来。

  不知道从何时何地开始,曾经让你心里暖暖的朋友两个字让你变得十分感伤,可能是人总会变得贪心起来,不单单满足于朋友的现状。总是希望他能够多接近自己一些,而越是接近,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光辉就越是炽热。你一直害怕自己这长期站在阴暗处的人,这早已略显残破的怀抱还是否能够拥抱他。

  逐渐被自卑的阴霾笼罩着,连身上仅有的光辉都是又源氏日日夜夜一点一滴慢慢照亮的。心里某处软弱的地方大声高呼着自己的一切胆怯,他的心意,这样的你配得上吗?在黑暗的驱使下,你心底的某处突然坚硬了起来,“嗯…毕竟是朋友嘛。”

  “我的命是你还给我的…就算再任性一点的请求又能怎么样呢?”源氏温柔的笑了……笑的令你心痛。只是你是和寿,不是普通的小女生,若只是玩笑话也就算了,真正落实起来的事情,自己又怎能容得下自己的任性。

  无数压力堆积在你的心里,宛如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地勒住你的脖子让你喘不过气来。“源氏啊…如果说这样一出让你认为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让你一直因为这个理由而不得不满足我的任何人情……我宁可当初就这样死在你的刀下。”心里这样悲戚的想着无数次这样的话,到了嘴边却一句也没能说出来。

  “好好养病,等我来接你。”还是那么温柔的笑,那个人总是那么温柔……随着源氏告别的身影。紧闭的门将最后一丝灯光也挡在了门外。

  “切…明明就是个变态女装癖…有什么了不起的,根本就是在自以为是的自说自话而已吧。”说是被软禁,其实现在更像是你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跟自己怄气一样。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这样的过去,你似乎也渐渐沉淀了下来。外面的事情也已经尘埃落定了一段时间,而今天,是接你出院的日子。不过说是出院,应该说是放你出来开始论功行赏的日子。

  岛田家念在你的态度以及舍身取义的行为,将你家原本已经被没收的宅子重新翻修后,以岛田城的名义又馈赠给你。里面栽植了大量精贵的桃花,当真美不胜收。原本看你无依无靠,本打算给你赐姓岛田收为门下义女,不过在你的恳求下,你成为了津井家名义上的新一任家主,尽管你现在是津井家唯一的后代了,但靠着家里的遗产和岛田家的补给还是够你挥霍一生的。

  事毕后,岛田家命源氏带你去住处一览。虽然是你家的宅子,但这一修后当真不一样了。富丽堂皇的摆设还有…岛田家的家徽。和刚才说的一样,你只是名义上的津井家家主,暗地里还是和岛田家的义女无异。

  不过终归还是津井家的人…这份血脉与姓氏是你父亲十分重视的东西…虽然可能连他都不知道这份并不出色的血脉有什么用处。不过看在他还对你有所挂念的情况下…这姑且是你唯一可以为他做的事情了。

  还有就是…岛田家的义女…基本等同于断了和源氏的姻缘了吧…尽管现在门不当户不对的,但是你还是留了几分私心。

  “源氏…”由于刚才过度紧张的二人一直没有缓解过来,话也变得不多,你决定先打破这份寂静。“如果…我是说如果哦。”你有一丝难为情的看着源氏。“如果以后我们各自成家…也一定不要断了联系,毕竟…”你咬咬牙,“毕竟我们是最好的好朋友啊。”你从来都未曾想过如此刺耳的话语竟然是由你嘴里说出的。

  “怎么会…”源氏神情动容,伸出的手似是有意的想要抓住你的手,可在轻触的一瞬间却仿佛被提醒起什么,又收了回去紧紧握拳…“毕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和寿就这样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对这样优秀的源氏有所释怀。自己阴暗的身影害怕无法给予这样阳光温暖的源氏一份圆满的感情,索性借着朋友的身份来渐渐哄骗自己……然而,她不久后一定会明白,这些全部都是虚伪的假象。

————正文分割————

  感谢阅读w

刚才发出去才发现少发了一段…蠢哭……

说起来我还挺期待修罗场篇…我计划在那里的后半部分放个糖,同时也很期待大家吃到糖的那一天啦。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