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章(我终于好些了…上课上的我想吐……)

  这一章…小学生文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两个女人争风吃醋…早就知道谁最后会取胜的修罗场,写起来和看起来每一句话都像是“您好,我是主角,你说话最好恭敬点。”

————正文分割线————

  既然这位小妹妹那么有诚意,你与源氏二人每次偷偷出去也就带着她了。一开始优爱还有一种瞒着家长偷偷做坏事的兴奋感与新鲜感,可是你们的情况和她所想的渐渐有所出入……

  “首先是游戏厅。”源氏兴高采烈的向他介绍着,你见到源氏对她的热情有那么些许不爽,但还是默默接受了这一切。而源氏则试图用着自己的方法维护这段友情,试着渐渐将这“一时脑热”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只是这个小妹妹的兴趣似乎不太相投,一开始源氏还对她有所指导,但是在你一点一滴的挑衅里开始全神贯注与你pvp,一开始还对优爱的话有所回应,而当他的角色渐渐处于下风的时候干脆就只有潦草几句“等等”。

  倒是你这边的互动渐渐多了起来…你开始了你的日常挑衅,而源氏一旦玩的入神就对挑衅的耐性大幅下降…

  不知不觉已经将小妹妹晒到了中午,两个血拼了一上午的人意识到了事态的不对,慌忙连哄带骗把优爱拐到了常去的寿司店……

  正当你们差点又开始互怼芥末的时候…久未说话的优爱突然开口了…“源氏一会可以送我回林田家吗?”这一句话看似风平浪静,却隐晦的提醒着二人她是林田优爱。是林田家准备向岛田家联姻的人。

  “啊…真是一台高傲的半智能联姻工具呢。还没成功就开始学会用身份压人,果然还是涉世尚浅不懂变通呢。”你看着这个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家族地位有多么卑微的少女,竟然不禁有些怜悯。不过那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说起卑微,更多的可能是自己吧,明明十分不屑于联姻工具的身份,却又开始向往起来。

  如果是嫁给源氏那样优秀的男孩子,这个联姻大概也值得考虑一下吧。

  “优爱怎么这么早要回家啊?有什么急事吗”源氏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了一句。

  “怎么会,我是说晚上啦。晚上玩个尽兴再去回家吧。”这欢声笑语间一句晚上正戳动着你紧张的神经。你好像一个如履薄冰的妒妇,满腔的不满与委屈也没个地方发泄。只得暗自憋着一腔子的怒气。

  这样的妒火偶尔一次两次也就罢了,随着这位不速之客的频频驾到,到后来气得你根本不想出门,而源氏那边还在努力试图转移着他日积月累在你身上的注意力。显然你在他心中的位置十分稳健,不然他到后来也不会央求你出来救他……

  “和寿…求你…你出来吧,我跟她在一起玩不了游戏了……”电话那头略带颤抖的声音让你有些心疼,不过思来想去自己最近倒是玩游戏玩了个痛快。虽然犯不上再跟着源氏去受气,但你还是架不住源氏的恳求去了,反正他都答应你了就一下午…

  “和寿小姐也来了!要一起去咖啡店看书吗?”你本就为难的内心突然就爆炸了…咖啡店的书友会吗?轻小说展开这么文艺,和你平时脏乱差的画风实则两个极端。

  “啊…嗯…好……”你和源氏支支吾吾,好像两只被带着项圈的狗狗被主人拴在了咖啡店。

  浑浑噩噩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到了源氏所说的“一下午”的时间了。临了源氏被优爱支走买了冰激凌,期间却以一种挑衅的姿态说道“果然源氏还是更愿意和我一起出去啊。”

  不知道是嫉妒还是生气…又或是出于对源氏的心疼,压抑在心底里的不快渐渐显露与表面…

  “是啊,毕竟正事永远高于玩乐。”一向不愿与人回避纷争的你突然呛了她一句,而她却不以为然的质问道“正事?如果一个人有被当做正事,那也一定是那个人的魅力与优势所在吧。”

  这一句话算是彻底点燃了你这几天最根本的怒火,“是啊,毕竟只是被视为一件工具,不好好发挥自己的作用就会被扔掉吧。”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怎样都无所谓吧?”她的脸上也渐渐地失去了耐心“不过我也有些不懂啊,如果有人会嫉妒一件工具…那活的肯定还不如工具了。”

  “是啊,尽管拥有者不是很称心,不过工具嘛,只要保住自己就好。”你渐渐褪去了笑容,以一种不屑还带有几分怜悯的表情走近她小声说道“为了你自己的利益,我劝你最好少说几句。”

  “自己要是没处理好自己的人际关系,也怪不得别人会说他吧。”她临阵不惊的看着你,毕竟纵然眼前的人再怎么厉害,也无法随意将林田家的长女置之如何。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突然笑了笑“我想你现在根本不清楚你到底在做什么。”你以如此大的代价扳倒一心憎恶自己存在的家族才换取的自由身份,以及源氏的性命……又怎么可能任由这份来之不易的身份被这种涉世尚浅的小姑娘侮辱。

  “我的确不知道,但是我十分期待你会有所作为…像个人一样。”她亲切的跑向源氏把你丢在原地,你不以为然的站在那里,笑意愈浓的说了句……

  “我会的。”

  夜畔的晚风如此的沁人心脾,你悠长的呼出一口气,不舍的看着源氏离去的背影。

  就好像自己的宝物被别的小孩夺走一样,空落落的心底在最敏感的时刻受到了来自那个孩子的挑衅…还是手里拿着自己的宝物特意向自己挑衅。

  或许是出于被挑衅的愤怒,可有可能是羡慕,羡慕她可以挽着源氏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别人的眼前。这算什么,那样明媚的人为什么要和是这个不是很机灵也不太会察言观色的小花瓶被迫捆绑在一起?

  越是这样想着越是生气,这些日子的羡慕逐渐变成了嫉妒,甚至觉得这个小花瓶有些碍眼。

  是时候该施行一点小小的报复了,你暗暗握拳,留的微长的指甲深深地扎在了手心里。

  

————正文分割————

  感谢阅读。下章可能微虐。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