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一章 (可能以后就六日更新了?)

  这章字数挺多,算是我放血吧…其实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我每章字数都少…而且主要是这章为下章推些伏笔所以才…总之我扣字很费啊总是想着一句话把全文都写完,比如“源氏与和寿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这样一句话结尾。。不会斟酌着凑字数也不是我的错。

————正文分界线————

  尽管源氏不太了解那个林田家的小妹妹,但是源氏绝对足够了解你,那么多年搞事情的交情让他十分明白你昨天那个表情所代表的意义……

  “和寿…你今天这么惩罚自己算是在检讨些什么吗…?”央求源氏良久的情况下源氏才肯带着你和优爱同时出来。看到你特意点缀了几分,虽然心动但更多的是担心,他十分明白你做事的幅度。

  “我想让你看到更多不一样的我。”你故作难为情的样子说出这样一句略带暧昧的话,本就显得温婉俏丽的脸上更是有一丝倾慕的意味蕴含其中。

  而就是这样一句话…在源氏面前如同晴天霹雳。他早就料到过会有修罗场的桥段出现,最初你的多般忍让和她的诸多挑衅简直灵活生动的演绎了何谓“云青青兮欲雨”。

  只是这雨来的太急,随着那一句温婉的“惊雷”,林田小妹妹精彩的表情更是掀起万丈波澜且按捺不住心中狂风呼啸,霎时间电闪雷鸣,独留源氏自己“窗外豪雨如倾盆,云霄雷电照孤魂。”

  “和寿你今天好漂亮啊,可是眼影的颜色会不会有点俗啊?”虽然那张细嫩年幼的脸并不成熟,却也早已习惯了妆容修饰,每次见面总少不了粉黛修饰。倒不像你,平日里倒也不拘这个,大大咧咧甚至连裙子也没见穿过几回。

  而今天你好像变了个人,一身黑色广袖的长裙,那略带复古的暖色调妆容,你甚至用心配了色调相辅的首饰。

  “是吗?难得你比源氏都更用心看…”你冷眼瞧了瞧她今天依旧精心搭配的妆容服饰。“毕竟我也不是天天都这样打扮,最怕打扮得多了,一个不小心就失了当初那份清纯,沦为真正的胭脂俗粉。”

  “恐怕只有极其蠢笨的人才会在服饰上犯下那么大的错误吧。”优爱皱着眉头强颜欢笑的冲你说着。“毕竟黑乌鸦的扮相并不能对气质起到多么显著的修饰”她话中刻意加重的黑乌鸦三个字意指你那身黑色长裙。

  显然两个女人争风吃醋间,中间的男人并不会十分好过。你逞强似得挽着源氏的胳膊,搞得一个大男人非常不自在。毕竟一个是仗着家世一再大闹四方的大小姐,万事都有家族作为后盾,根本不用顾及后果。而另外一个,心思沉得好像一潭死水,行事还相当大胆…

  眼看形势对你十分不妙,而自己这里又没有任何办法挽回局势。一时间关心则乱的源氏无意识牵住你挽在他臂上的手。

  这是你们第一次正式牵手……在你广袖的遮盖下让这青涩的举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下。他手中的温度传到你略微有些冰冷的手时是如此温暖。

  你的脸突脸红了起来,却也小心翼翼的握住了他的手。这时源氏才意识到他刚刚牵住了你的手,你的顺从更是让他意外。这柔软但却冰冷的小手也在轻轻的牵住自己的手。

  “哼…没想到你还挺大胆的…”你垫脚凑到源氏耳边小声说道…话语间温热的气息扑在源氏耳边,他对你突然亲昵地耳语感到惊讶,本想让你收敛些的源氏刚扭过头来就对上了你略微有些泛红的脸正望着他,在源氏的目光与你短暂对视后你却羞涩的低下了头。

  你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手心正在逐渐变热…渐渐握紧着你的手。或许对其他人来说这只是你们第一次牵手,青涩,美好的回忆。但是只有你们二人知道这紧紧牵住自己的手意味着什么。

  对于源氏来说,这手中紧握着的手不仅仅是和寿的手,更像是这几年自己心中躁动的源头…尽管优爱也曾在私下时主动牵上过自己的手,不过都被自己借机甩开,源氏心底深知除了和寿,谁都没有办法给自己这样的感觉…

  这是恋爱的感觉吗?手中紧握的冰冷没有办法让自己清醒几分,反而让自己渐渐沉沦…这恋爱的感觉是如此折磨。自己心中对和寿的喜欢无法抑制,但是越是喜欢着越是绝望……自己的家族又怎会容得下自己给予她未来,给予她名分。

  可这份喜欢就像是住在心底里的小猫一样,用那小小的爪子摩擦着自己的心,越抓…越痒,越是让自己抑制不住,隐瞒不住……

  而对于你来说,这手更像是对自己这么多年的暗恋的安慰…这没有未来的初恋,往往都是伴随着青涩与苦楚慢慢熄灭。就像是园艺精致的花园,有些花在盛开前,势必会被剪掉……

  而修罗场容不得二人对此长时间的沉醉。优爱见状急忙站在中间将你们隔开……

  今天也伴随着优爱这样那样的刁难,为难。像往常一样浑浑噩噩的回家。你总是期待着能发生些什么,每每遇见优爱你总是希望源氏能拒绝她,能抛开一切身份告诉你他喜欢的是你不是他。但是这样又对源氏的立场无益…

  夜晚你辗转反侧,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纠结,百念杂陈。或许是心有灵犀,你收到了他发来的短信…

  “你睡了吗?没睡的话要出来吗?就我们两个。”现在是深夜一点。你一直期待能发生的突发事件终于发生了……但是你确对此感到害怕,如果源氏真的接受你,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无比残酷的未来,但如果今天是拒绝你…你根本不敢想象会怎样。不过这才是回归正轨的,最正确的道路。

  当你们见面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翻过岛田城的层层建筑…和往常一样赴约,只是你第一次那么晚和他出去。

  “你似乎很信任我。”躲过岛田城的重重戒备后他开口打破了今夜的宁静。“这么晚跟我出去不怕我把你带到什么地方吗?”

  “要是有那个胆量带我,也不会连握个手都脸红个半晌了。”夜晚明显比白天要冷得多,你穿着一身轻便的衣服显然有些冷。

  “给,这次把外套披上吧。”源氏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罩在了你的身上。落在你肩上的手有那么半刻停滞,他好像觉得这个动作太过亲昵,便抬起了手。

  “你应该是有什么话说吧。”多年的默契让你对他的心思十分清楚。却也十分糊涂。你根本不清楚他到底会说什么。“有话快说吧,你不怕晚上出门遇见我家的残余的刺客?”这几天岛田城并不安全,侍卫也多添了几分。当年围剿叛徒并没有彻底围剿干净。

  “我…”源氏深知如果不快点拒绝你,他心中的躁动就会让自己失去理智…这样不顾一切的喜欢着对方,他家势必会因为今后权势的发展而想尽办法除掉你。

  而他眼中流露的哀伤神色让你读出了他要说什么…便抢先把话说了出来。“我清楚,我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合拍?”你拼命忍住即将决堤的泪水,想尽脑中委婉的话语,却只挤出了那么一句合拍。

  “我不是那个意思…”源氏似乎想反驳些什么,你好像容不得他说似得,抢先把想说的都说了出来……

  “我知道,我都知道。”眼泪终于止不住的落下…你伸出手指抵在他的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泪水充斥的眼睛坚定却悲伤的看着源氏的脸“也许这才是最正确的道路…我都知道。你今天这样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你的话说的很急,生怕源氏开口后听到他温柔的声音你会反悔。

  “只是…只是……”你的哽咽让自己有些说不出话来,后半句话掺杂着些许哭声从嘴里说了出来“让我来拒绝你就好。不用你这样假惺惺的来和我说话。”

  “抱歉…”源氏伸手抚上了你的脸。“我想给你一切我认为最好的东西,安逸,自由,甚至是我对你的爱。但是我更想让你安全的度过这坎坷的一生。”他不舍的为你擦去眼泪,“你为我做的太多了,但是我真的…真的不想让你在因为我而涉险了。”话毕,他的手离开了,你也渐渐收敛了泪水。

  这份疯狂的感情让二人避之不及,或许他站在那个离你远远地地方被你眺望着就好了。

  这是你最无力的一次,人人都道津井家的女儿善于用毒,精于算计,是个不折不扣的蛇蝎美人,可没人知道你也有女子的一面。没人知道你也有这样软弱与正直的一面,这是你第一次将这一面表露于别人,也是唯一一次,你轻而易举的博得了那个人的感情,也将自己的心拱手奉上,可他现他却告诉你,他因为对你的感情而不得不拒绝你。

  “我想你现在一定觉得我恨透了你。”你擦干了眼泪,恢复了平静。这份感情狼狈不堪,路途也十分坎坷。现在要和这份折磨告别更是让你难过。

  “你总是这么温柔…”他脸上的表情充斥着不舍,怜惜,以及疼爱。“你也总是最懂我的。”

  “我想你今天一定是脑子撞傻了才会说我温柔…”你别过头看了看远处的风景,“你也一定是脑子撞傻了才奢望着想拒绝我…”话毕,泪意又涌了上来…

  “你这个嘴硬的爱哭鬼…”源氏将哭的梨花带雨的你按在了自己的胸前…“我一直想这样紧紧地抱住你,这样哄到你不哭为止…”他揉了揉你的头发,“以后一定不能再哭了,我可能没办法再继续哄你了…”

  你的哭声充斥在源氏的怀抱里。他的手温柔的拂过你的发间,不知道哭了多久,人们只知道转天一早源氏带着眼睛红肿的和寿回到了岛田城。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谣传是岛田家公子风流一夜与曾经关系暧昧的情人分别,正式面对林田家千金。也有人说是津井家的大小姐截胡失败,被岛田家公子送回家中。众说纷纭。

  而源氏一回来就好像变了个人似得…对林田家大小姐以礼相待,据传亲昵的不像样子。

————正文分界线————

  我…我下一章就翻转发糖,我不是故意这样的…真的。。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