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二章(qwq)

  自从与源氏分开后,你收到了岛田家给予你的一大堆贺礼,字面意思是岛田家少爷与林田家千金有所进展,老爷子很高兴所以大行封赏,但实际上只有你一人收到了礼物,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分手费了…

  你家的佣人正在盘点里面的东西,当真都是价格不菲的新奇玩意。正在佣人盘点着一半时,发现了一株精心培育的桃花盆景,花盆刻有双龙图案,只有岛田家嫡系才能用得到。想必是源氏送的吧…

  而源氏那天的话在你心头如同一片乌云一般挥之不去,明明这是你曾经最惧怕的事情,现在却成了你觉得最稳妥的事。

  自那之后你经常熬夜至一两点,看着外面来往的花天酒地以及过往的人们,回想着那天晚上温柔的源氏,你很想他。虽然他后来也曾向你打过电话,但是都被你挂掉了。短信,书信,甚至他亲自来找你。这些都被你一一回绝了。你十分明白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来看看你,但是你都没有再出现过他的视线中。

  尽管这些都像是在欺骗你们彼此。在这个虚伪却势力的环境中,两个队彼此心知肚明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这样简简单单的忘掉彼此。

  他曾说过他想给你他能给的一切美好的东西,他的确做到了,但是没有了他你还是觉得你自己一无所有。

  他的开始就像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彼此的希望。一切就像是上天对你的礼物,而现在这份礼物被收回了。一切都变成了灾难。

  也许并没有那么突然,在他降临于你的生活时,你就已经明白他是你无法躲避的劫难了…倒不是直截了当的扼杀掉你的性命,这是一个既浪漫又愚蠢的错误。所以现在只能深深地埋怨着当时任由他走近自己内心的坦率自己。

  而你们的邂逅又仿佛暂时的私奔,一次又一次的带你们流亡到一个你们都未曾落足的边际,直到命运将你们二人狠狠地退下悬崖任你们下坠……而此刻你们却只能将心紧紧地贴在冰冷的地面上。

  “和寿小姐…”你不知道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了多少天…你的家里的佣人终于打破了这死寂…“岛田少爷想召您出来…”

  “我不是说过我不见吗…”你揉了揉混乱的头发,略带怒气。“这次是…大少爷想要召见你。”是半藏…在你当年戴罪立功的时候你被岛田家扶上了家主的宝座。接任起了原先津井家的所有事务。岛田家看你办事还算周到就将你安排到了半藏手下做事。半藏知道你与源氏的关系却从不插手,你觉得这次大概也是交代什么任务吧。

  “半藏先生…”这几天你除了水什么都没有摄入,简单洗漱后你发现本就纤细的身体又瘦了一圈…索性就穿了件和服将腰封绑的紧了些,这几天柴米不进不免有些站不稳,更似一阵微风拂弱柳的样子。

  “和寿…”半藏在你心里的印象一直是个云淡风轻的人,他甚少会紧皱眉头。“源氏和林田家千金的事我不想多提,你知道我一直对此不多过问。”

  “您是想来嘱咐我些什么吗?”你本以为半藏只是安慰你的同时略加敲打。但是他紧皱着眉头望向你的时候,你似乎明白了事情的复杂性…“如果我有做错什么…请您说出来。我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可能没有太多精力顾及什么事。”

  “不算是什么事…你知道的,有些人一向爱装作跋扈善妒的样子示人,而有些人不是装的。”他看了看你,以一种严肃的语气说出了一句玩笑似得话。“如果有人敢抢你的东西,我想不管输赢与否你都恨不得杀死他。”你当然明白半藏话中的意思…

  源氏对林田大小姐再好也只是表面工作,这可以骗得过其他人,但是骗不过二人的朝夕相处,再加上那天你清晨梨花带雨的被源氏扶回岛田城,这个举动太过显眼了。想要不惹人嫉妒简直太难了。

  所以林田才会想除之而后快吧…而且听佣人私下传言,林田家千金向来倚仗家室为所欲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了。想要置你于死地肯定也不会有所顾忌什么。

  “谢谢您,半藏先生…”你眉头微蹙,“虽然是个傻问题…不过我很好奇您为什么会选择告诉我?”

  “我犯不上为了一只花瓶而失去一个得力的部下。”半藏起身后向你招手示意你来送他出去。

  “林田家势力与岛田家老一辈的人走的很近,你可以照你喜欢的去做。”半藏临行前小声告诉你这些,老一辈人一直想扶持岛田旁宗来代替老家主掌管岛田一族事物。说白了也是想要截胡,到时候后扶持旁宗势力将嫡系子孙扫地出门。也就是除掉半藏和源氏。

  虽然不能撕破脸皮,不过也要暗中有所行动才行,林田家安排优爱控制住源氏,希望源氏可以成为旁宗的傀儡。半藏则希望让优爱彻底变成一个工具,保住联姻的同时不让她发挥任何煽动的作用。这样一来对黑帮事务涉入不深的源氏姑且还算嫡系势力人,而这一切的关键都取决于你。

  “照我喜欢的去做…”本身失落透顶的心因为这句话而再度燃起光芒…那份被抑制了良久的叛逆也好像找到了得以宣泄的理由。“这算是任务还是…奖赏?”

  你重新拾起工作台上被放置良久的毒液,拿起了自己当初陈列的各式“收藏”。心中不停呐喊着搞事。

  待到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你将佣人们全部支出了津井家的宅子,开始熬起了夜,只是这次不是黯然神伤,而是满脸兴奋的等待着那些林田家派来的刺客。你从来没有过这样兴奋的躲在暗处。

  林田家的刺客果真心急,前半夜就来到了你的府上。只是要说暗杀…还是津井家对此更有研究,如果想完美暗杀一个人,甚至根本不用动刀…林田家相比之下更能出武艺精湛之人,对于气息的藏匿大不如津井家。

  当刺客步入你的卧室时,一向明察气息的你甚至觉得那些脚步声对于刺客而言简直震耳欲聋。你趴在房梁上将整整一包毒粉洒在了那个第一个进屋刺客的身上,那个刺客先是发出了极为惨烈的叫声,随后便化作一滩带有腐蚀性的血水渗透了榻榻米,将其腐蚀出了一个个浅浅的窟窿。

  “哎呀,剂量会不会太多了呢?”你从房梁上矫健跳下,尽管这几天人消瘦了许多,但是身体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那边的小哥要不要也来一些?我准备的剂量往往都很富裕。”你明显感知到屋外还有人,只是一直在观察屋里的一切罢了。

  “我可不想来找毒妇试毒。”那个人揭开了面纱,露出了那张令你朝思暮想的脸。“我想我大概是有些后悔了。”

  “明明那天带我出来还拒绝我的做法像极了一个渣男。”你慢慢向源氏走了过去,源氏走过来急忙拉住你的手。“好了,刺客不止一人,路上我偷偷干掉了几个,身手都不算太差。”话毕他拉着你便想往屋外跑去,但是你挣脱开了他的手。

  “一个刺客的卧室不可能会比外面更加危险。”你随便启动了房间里一个机关,角落的一个里面都是瓶瓶罐罐的箱子随着机关声开启,你扔给了源氏一个防毒面具。“哪怕他们已经听到我们的对话,我也不觉得这对我有什么威胁。”

  话音刚落,一群刺客破门而入。源氏见状将面具带上,你顺势摔碎了其中一个小瓶子,里面的粉末状物体与空气交融后迅速散开,屋内的刺客吸入气体后顿时丧失战斗能力,先是艰难的喘息着,最后纷纷倒地。你抓着源氏的手一路沿着刺客进来的方向杀了过去。

  吸入了毒气的刺客们显然已经不是你们的对手了,一路从卧室杀到庭院里,已经数不清那究竟是多少人了,回过神来只见源氏满脸担心的检查着你那满身鲜血的身体是否留有伤痕。

  “看什么看…”你作为一个刺客尽管早已习惯高强度战斗,但是长时间的厮杀明显让你有些力不从心,话语中间接的喘息让人不免怀疑你的身体是否有什么不适,“缺乏锻炼没听说过吗…”你蹲在地上,见你没事后源氏的表情也随之缓和了下来。

  “来。”他蹲了下来,手在背后示意你上来,“你家是住不下了,我背你去岛田家。”温柔的话语响彻耳畔,你倒也不客气,双手环住源氏的脖子任他背着你。

  “我…重吗?”久未见面就如此亲密,一时之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硬找话题竟冒出了一句如此暧昧的话。你的脸紧贴源氏的背后,衣服上充斥着点点血腥味道以及…源氏的味道。你从来没有这样接近过一个男孩子…也从来没有人肯背你离开任何一个是非之地…

  “轻得很…”源氏略带低沉的声音温柔诉说着,他的体力很好,长时间的战斗下来也没见他喘过大气,你根本没有想到他会来救你,也没有想到林田家会派那么多刺客来,若不是源氏赶来救你,大概你也不可能像这样完好无损的从津井家活着走出来。

  “是吗…”你淡淡回应,伸手出来替他擦了擦汗,腕间隐约还残留了些香水味,不经意间将源氏从杀戮中紧绷的神经渐渐回到了那几日的相思情长,不由得心神慌乱了起来……

  “你的手腕擦了香水…”源氏的声音低沉的说着,血腥的味道一向提醒着他要时刻紧绷神经,而这令他熟悉的香味使他涣散。“恐怕只有你会让我如此神往了…”源氏不经意的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啊,这算表白吗?”你的手玩味的摸了摸源氏的脸,搞得他更难以集中精神了…“向你表白也没用,你都提前拒绝我了。”他的话更像是在提醒你优爱的存在,你有些不太开心,但更多的是心中的不安,传言津井家残存叛徒准备再度复仇,这样下去二人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你便让源氏放你下来了。

  

————正文分割线————

  唔…辛苦大家等一周了,周更的话(能凑的话)我尽量每章字数多一些啦。依旧是感谢阅读,如有错别字病句还望及时指出。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