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三章(不想上学)

  然而这样难得的平静总是被被人打破,不是被刺客,就是被情敌给…优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路过岛田家必经的一个巷子。

  “源氏…你家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拿去多修几条路?”你话中意有所指,稍有不满的眼神看着这位不速之客。

  “源氏!这是怎么回事?”她走到你身前,“我可不知道我有同意过第三者这件事…”第三者这三个字被她故意拉的极长,愤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你,如果她不是忌惮你出身于刺客世家,恐怕一巴掌是免不了了。

  “哇哦,第三者…”你倒也不气,或者说怒极生笑。突然挽住源氏的胳膊对源氏笑道,“这样说起来反而有种偷情的感觉,是不是很刺激啊?亲爱的。”好像在回应着什么,亲爱的三个字被你特意加重了语气。

  两个女人吵架根本容不下男人说任何话,况且一早就深深埋下感情的修罗场,后来者再怎样挑唆也不过是无力的挣扎。

  “不过就是一个第三者而已,我劝你注意下自己的身份。”优爱尽管十分愤怒,现在也不能把你怎样。

  你非常喜欢戏弄这样的人,涉世尚浅却被赋予那么沉重的任务,而自己却还深以为自己生活在童话里,宛如公主一般去接受这份必须接受与无条件无限制迎合对方的爱情。甚至当路上遇到阻碍时只能无力的大喊着第三者无耻,却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境遇产生过任何怀疑的可悲工具。

  “看来第三者要恃宠而骄了,正宫要不要做点什么?”脸上充斥着狡诈的笑容,这样高傲的大小姐最后竟然会咬牙切齿的指责你,你嘲弄着她的同时,更像是对命运高呼着叫嚣。你也曾沦为工具,为了摆脱这一身份付出了许多代价,可命运却让这样一个工具来为难这样的你,你又如何不气,又如何服气这样的命运。

  “你…”奈何身边没有人手,再怎么嚣张的优爱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女生,眼前身上背满了毒剂,甚至打量良久连刀子都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刺客,一旦说出什么过分的话使她愤怒的失去了理智,优爱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死于刺客的乱刀之下。

  “…”还没等你说话,你察觉到一丝不对,急忙推开了身边的优爱与源氏,霎时间一名刺客从天而降,你慌忙抽出已经藏好双刃的挡住刺客的刀,这个刺客的气息掩藏的如此之深,你与源氏被跟踪了如此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现。而优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阵仗,早就慌忙逃窜了过去。

  “我是林田家的大小姐!你要寻仇便找我来!”你装作优爱的语气说道。刺客由于半晌,毕竟当年你的易容术十分出色,而且你和优爱两人身形很像且本人诡计多端,刺客以为这都是真正的你演的一出戏,跑向随之奔向优爱逃跑的地方。

  “我们家刺客可能太高估我的智商了…”待刺客走远后你坐在地上摆弄着瓶瓶罐罐小声说道…

  “你在想什么…放任刺客去追杀林田的话,一旦得手咱两都不好交代。”源氏看着不慌不忙的你十分着急,你甚至连抬眼都没有去看他“你这么着急你先去吧…我一会就来。”没等你话说完,源氏就已经过去了。

  源氏十分明白,今天都是林田家派来的刺客,如果林田优爱出了任何事情,那么这些过错绝对会变成和寿报复林田家,到时候那群死掉的刺客也可以全部归为“津井家残余的叛徒”。哪怕和寿会嫉妒,会误会,那也比到时候你被兴师问罪好得多。

  只是这是津井家的刺客,武器与众多暗器上布满毒液。这意味着绝对不能受到半点创伤,如此被动的局势即便是源氏也无法一时间处于上风,

  “…”待到二人已经交手了有一会的时候,你带着你刚刚调配好的毒剂也赶到了这里,只是这源氏正在和刺客交手,硬要施毒的话也没办法瞄准,而且也没有多余的防护装置给那位大小姐了…你站在屋顶上思考良久,也不知是有些累了还是心不在焉,一个不小心就滑了下去……

  “嘶…”你摸了摸屁股,看着刚才还在厮杀的二人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你。“我…我真没摔着…”你拍了拍身上的土,一副故作镇定又有些羞耻的样子吼了源氏和那个刺客,“你们盯着我有瘾啊?我都说我没摔着了!”

  “噗…优秀的刺客…”源氏首先忍不住笑了出来,场面突然尴尬了起来,两个正在缠斗的刺客和武士,和一个突然脚滑从屋顶上摔下来的“优秀的刺客”,还有一个吓得根本笑不出来的大小姐……

  这一刻你百味杂陈…失望,悲怆,羞耻,万念俱灰。简单来讲就是觉得太丢人了。没容你感慨太长时间,那个刺客向你冲了过来…

  “啊…喂…别追我啊!我脚扭了…”你躲避着刺客的种种攻击,幸好刚才那一摔时并没有将手中的毒剂抛出去,你一边躲避一边伺机施毒,而源氏也跟着冲了过来。

  “不过说到底还是摔的吧。”他一边干扰着刺客的步伐,有心无意的说了那么一句…

  “人难免会犯错嘛…”刺客突然将源氏推到了你面前,你举起针头就向源氏扎了过去,“就像现在…”源氏突然蹲下,针头准确无误的扎在了刺客的眼球上…

  “哎呀,太可惜了。”你看着哪位刺客瞬间肿胀青紫的眼球叹息的摇了摇头。一旁蹲在你脚下的源氏长呼一口气,“还真是要扎我的啊…毒妇。”

  “或许我应该另择佳日。”你拉起源氏并向优爱走去。“我的毒剂好像没那么富裕,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快点回家。”你向优爱伸出了手,“我觉得你也应该去岛田家避一避。”本来又惊又吓的优爱看见你十分冷静的样子竟生出一股莫名的安全感,索性抓住了你向她深来的手。

  “谢…谢谢。”她十分不情愿的向你道谢。“虽然只有源氏的话也没关系啦,不过有你在更保险一些。”这个平时对你高高在上又有些跋扈嚣张小公主竟然变得傲娇了起来,不过你根本懒得理她这小女生的一套。

  “长点心,”你拍了拍她的肩,“人心,比毒还毒。”你看她对你的态度有所缓和,也就不忍向她挑明你早就料到她会慌忙逃窜,所以才演那么一出来争取时间调配毒剂。

  一路上源氏扶着你前行,你们贴的很近,而优爱则在一旁远远地望着你们。你们与刺客缠斗的情形似乎还历历在目。明明好像生死一线间的搏斗里却还可以从容的互相说着玩笑话。明明那一针来的猝不及防,却施以一个眼神就被源氏默契躲过……或许你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

  而另外一边,源氏搀扶着一瘸一拐的你,刚刚只是微微有些疼痛的脚现在渐渐肿了起来…“疼吗?”源氏小声询问着你。

  “小伤,不疼…”你逞强的向源氏说道,你的脚肿的很高,脚踝从起初的泛红,经过高强度作战后变成了淤青…

  “不疼?我踢一脚试试。”源氏十分讨厌你天天逞强的模样,说是心疼你倒不如说根本找不到让你依赖的机会。

  “踢吧,踢完心就疼了。”你一瘸一拐的吃痛走着,刚才集中精神与刺客对抗时并没有对伤势有所顾忌,现在精神有所松懈,脚步的疼痛便蜂拥而上的袭来。但看着源氏为你着急的样子心中便微微一暖,紧锁的眉头也艰难的挤出了一丝微笑。

  “你明知道我根本舍不得…”每每在你受伤的时候,他总是会不经意的流露出那份深情…他平时说话总是在害羞的躲避着你的眼睛望向别处,但说出这样大胆的话时目光却直直的望着你的眼睛…

  “…哦”你被他看的有些害羞…如果不是因为脚扭伤的原因你宁可和哪位小公主走在一起也想避开他……

  “话说起来……”刚有所缓和的小公主插了一句嘴…“我们今天都要去源氏家吗?”

  去…源氏家。你不禁想到了那些后宫番的剧情…又想起了以前和源氏出去时短袖里勾勒出的肌肉…越想越是色气。不过仔细一想也不太可能。岛田家的客房比旅馆还多……

  “啊,家里地方大也是一件好事呢…”你意味不明的说了那么一句。尽管没有期待能够发生什么,但是还是有点失落。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源氏话里有话的样子,你本来以为他又要换上和未婚妻亲昵的样子,有一些不爽。“谁知道你会不会对我动手动脚…”似乎听到了意料之外的话…那是他从前对你说话的语气。

  “那还真是太对不起你了,我这种H的色情狂痴女真是太差劲了。”你看着源氏不顾优爱还在身边,一片宠溺深情的眼光注视着你。尽管有些害羞,你还是迎上了他的目光……

  

————正文分割————

  关于源氏到底是武士还是忍者我有小小考究过,这两个身份在日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群体,日本武士认为暗杀是极为可耻的事情,以正面打倒敌人为荣…(尽管游戏里经常切奶…)

  但是忍者就是作为杀手,刺客的身份而存在,除非有十足的把握,不然忍者基本不会选择正面进攻,游戏里对源氏作为忍者的描述并不多,但是语音里有一句“身可死,武士之名不可弃。”就暂时当做是武士吧。而且欧洲人对于武士和忍者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也算是暴雪一个人设塑造上的失误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