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四章 (之前情节感觉有些突兀,这个是改完的w)

  重新修改了一下,将原先涉黄的情节改成了其他的,昨天发完思索了一下那么早就开始涉黄不太合理。

  大概会在20章以后再安排涉黄情节吧。

————正文分割线————

  待到来到岛田家时已经是后半夜的时候了,源氏找来了自家的私人医生给你做了简单处理后,交代了佣人草草安顿了小公主的住处。

  “话说回来…”刚刚安顿下来的源氏看着你满身鲜血的衣服,不禁微皱眉头“我家只有备用的内衣…没有随时准备便服。”他顿了顿…试探性的提出一句“你介不介意…穿我的衣服?”

  “你这样一说好可疑…怎么不说没富裕被子了?”你眼中带笑“哎呀~和寿只能和你睡一个被窝了。”

  “虽然我也想过这么说啦…不过没有便服的确是真的。”你们一向说话都不忌讳这些,不过真正面对彼此的时候又开始害羞起来…

  “啊…那也只能这样了吧…”刚才还嚣张的气焰突然熄灭…“我会好好洗干净还给你的…”

  “还有一件事…”源氏一改刚才害羞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岛田家没有你家机关众多,如果你害怕他们会潜入岛田家,就在我卧室睡吧?我去睡沙发就好。”

  “好啊…我睡沙发就行…反正有些认床也睡不着。”话毕你被他搀扶起来缓缓走向他的房间。

  “话说…你不觉得这个样子反而有一种…”话到嘴边你突然觉得气氛暧昧过头了…

  “有一种什么?”他拍了拍你的头,“不是啦,我就是感觉…像是婚姻苦闷但是富有权势的丈夫冷落妻子,明目张胆带着小三回家一样。”

  “噗…不该是小三,应该是妻子太过跋扈,丈夫心灰意冷去找曾经的青梅竹马这样的桥段。”

  “你现在看起来好像一个八点档的老编剧哦…”你眯着眼盯着源氏…“等…等等,不是你先提的吗?”

  “可是你的想法更八点档一些…”你向他竖了个拇指“反正你也不想参与黑帮事物,去当编剧吧,我会粉你的。”

  “你…”一时语塞,源氏总是会被你带入坑里,而你们也经常乐此不疲。

  他将你带进了自己的卧室,尽管你们关系很密切,但你从来没有进过他的卧室。一股清淡的香味扑面而来,这时你才反应过来你一身血污的衣服以及一身汗。

  “我得先洗个澡…”你将腰间缠着的毒剂瓶子交给了源氏。“还麻烦你让人准备一下衣服。”说完你就去了源氏卧室里的备用浴室。

  浴室很整洁,但主要是很大。明明是备用浴室却连按摩浴缸和小温泉这种东西都有…

  你打开了花洒,温热的水从花洒里喷出来,本来一身疲乏的状态也随着这份温热渐渐变得清醒……

  洗完澡后你准备犒劳一下自己,便泡在了按摩浴缸里…

  “明明是备用浴室为什么会这么奢侈…”你有些不解,正在钻牛角尖时似是听见源氏在外面叫你。这个浴室很大,水声和紧闭的门朦胧了那个人的声音

  “你说什么?”你大声问了一句,但是显然外面的人并没有听见。“算啦…听不见我也懒得说啦…”不一会外面的声音也停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声音的主人冲进了浴室。

  “你…你你…你好啊……”你赤身裸体的背对源氏坐在浴缸里,气氛十分尴尬,你试图说些什么,但话一出口气氛便更加尴尬。而一旁焦急进来的源氏将你白皙的背部看了个满眼…

  “对…对不起。我叫你很多句都没听见回应…我以为你在浴室里晕倒了才…”他急忙的背过身去向你说道…

  “呃…那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吗?”你匆忙转移开了话题…你很明白源氏并不是那样的人。只是突然进来也难免有些太过唐突。

  “我就想跟你说一下你的衣服给你放好了。抱歉…我还是出去吧…”他十分严肃的大步走出了浴室…

  待你泡完澡出来时看见了跪坐在门外的源氏…

  “你在搞什么飞机…?”你看着他这幅表情严肃的跪坐在你身边感觉十分不适应。

  “那个…”他严肃的话语断断续续好像挤牙膏一样…“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也不是那样的人,我也知道你接下来要说什么,不用你道歉你快起来。”你无奈的扶他起来。

  尽管的确是这个样子,但是气氛也不免有些尴尬,你坐在床上,脸冲着源氏躺着的沙发,“话说…全看到了…?”后知后觉感到有些羞耻,你还是开口问了源氏

  “只看到了后背…”他的语气也比刚才要缓和了许多。

  “只是看到了后背也不至于这么自责吧…”你趴在床上,看他这个样子又忍不住开始刁难起他…“哎呀,该不会是早有预谋,看到我身材不好之后又开始后悔吧?”

  “你又开始刁难我…”他翻了个身背对着你,“我要睡觉了。”

  “哎呀呀,晚安了小少爷…”说着你盖上了被子。“晚安晚安…”他有些焦躁,也盖上了被子。

  不过说是睡觉,但是你一点睡意都没有…被子上全都是源氏身上的味道…虽然味道很好闻,但这并不是重点。

  辗转了一会,只听源氏小声问了一句“和寿…你睡着了吗?”

  “睡不着…我有些认床。要不换你去大床上睡吧…”你有些沮丧,源氏的大床一切都很好,可惜是张硬床,睡惯了软床的你感觉翻个身骨头都要隔碎了…

  “没事,我也不困…”他的声音有些疲惫,不过经过这一晚的厮杀大概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冷静入睡。

  “那还是起来玩会游戏吧,”你小声提议道。“越躺越精神…玩累了正好睡觉。”

  “来吧,我也没心睡了”他起身打开了游戏机…你们两个都坐在床上玩了起来。

  通关后的松懈感让源氏的疲乏袭来,在你正全神贯注的欣赏剧情动画时你听到了他的微微的鼾声…

  “…坐着都能睡着…”他的鼾声越来越浓,源氏渐渐倾斜倒在了你的腿上…

  “啊…我睡着了吗?”这一震使他醒了过来,“是啊,坐着都睡着了…”你轻轻将源氏微微有些长长了的头发挽回耳朵后面。

  “和寿…”睡眼朦胧的源氏轻轻抓住了你的手。“可以…让我这样躺一会吗?”你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

  “当然可以了…”你轻浅的话语中包含着无限的温柔,源氏枕在你的腿上,你的身上总是有一股莫名香味…每每闻到这个味道都让他十分安心。

  大概躺着有一会,源氏突然迷迷糊糊的问道…“和寿…不会讨厌我吧?”

  “讨厌…还是不讨厌呢…”你握住他的手,轻轻将那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讨厌你心口不一…讨厌你的不坦率…讨厌你对别人温柔。”你顿了顿。

  “所以我大概是喜欢你吧…”你温柔的笑了,“躺下睡吧?”你轻柔的抚摸着似睡非睡的源氏…

  “和寿…我也喜欢你…”源氏迷迷糊糊的蹦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知道了,快去睡觉吧。”你给源氏盖上了被子…自己坐在了床的另一边…你看着他精致而又帅气的脸,向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一夜无眠。

  源氏虽然鼾声大起却也没睡多长时间,大概睡了三个多小时就醒了…

  “和…和寿…”他看着床上靠在他身边的你,一脸木讷与惊慌…而你看到他这个样子每每总是控住不住自己恶作剧的心理。

  “源氏…你醒了?”你装作一脸害羞的表情…“睡…睡得还好吗?”

  源氏死死的盯着你,表情突然复杂了起来…惊慌失措,更多的是疑惑。他知道自己昨天睡意朦胧的时候向你说话。但是具体都说了什么他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虽然我们已经是那种关系了…”你突然故作害羞的别过脸去。“但是那种事是不是要过一阵再…”

  现在是清晨,源氏突然意识到什么将自己胯间的硬物用被子盖住…

  “那个…和寿…”他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问了出来。“我昨天…都对你说了什么?”

  “你难道不记得了吗?”本身温婉的脸突然变得委屈起来。

  “我只记得…我先是问了你讨不讨厌我…我记得你好像说不讨厌……然后我又说了我喜欢你…”他挠着头努力的想着…“然后…然后……我不记得了…”他低着头,好像一只做错了事情的大狗狗。

  “你说你喜欢我…想和我结婚…想和我一起组建成一个家庭,抚育我们两个人的孩子…然后就对我……”你努力想演的更逼真些,奈何眼泪死活也挤不出来。

  “和寿…”源氏十分正式的看着你。“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我…都会对你负责的。”他笨拙的想了想…

  “源氏…”你假装哭泣感动的抱住了他,“只是可惜…”你突然叹气……“这些全部都是我骗你的啊,你记得一点也没错。然后你就睡着了而已。”你凑到他耳旁小声说“都困成那样了,哪会有余力对我做什么。”

  “…”你放开了源氏,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羞耻,失落,甚至有点迷茫…

  “哎呀…天亮了。”你最后的精力也被熬到了匮乏。“我有些困了,先睡啦…”你躺下盖上了被子。“源氏真的喜欢我吗?”你躺在被子里,牵住了他的衣角。“我非常非常喜欢源氏哦…”

  “哦…是吗?”源氏坐在床边…双手轻轻捧上你的脸。

  “好像昨天有人趁我睡觉亲了我?”他将头低下,在你耳边小声说着“我是不是该回赠一个呢…”说完他的脸渐渐向你的唇接近。

  你的气息有些急促…源氏精致的脸近在咫尺,二人呼吸间的吐息都被彼此感知着…

  “那个…”你满脸通红不知所措,“我想我可能还没准备好…”

  话音刚落,在源氏亲到你唇前还有一点微小的距离时,源氏突然将脑袋抬起并撞向了你的脑门。

  “…”这次换你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了,或许没有源氏那么复杂。微红的脑门,因为疼痛有所泛出的泪花,还有一个懵逼的眼神。你这别扭的性格向来都只有你愚弄别人的份,从来没有过被别人愚弄的份…更别提是懵逼这样呆滞的表情了……

  “精彩,能看到你这样的表情……还真是谢谢款待了。”源氏一脸顽皮笑容端起你的下巴欣赏着你懵逼的狼狈样子。

  “你……”你抄起枕头扔向了他…“淦,你将我的少女心都还给我!”

  源氏接住了枕头并且扔了回去,一股孩子赌气似得语气说着“不可能,这是我精心准备的助眠按摩。”

  “助眠?!”你的睡意被这急促的疼痛和突如其来的羞愤几近击退。

  “没错,毕竟力度轻了才只导致了副作用,全力上的话就可以直接入眠了。”

  “我想你可能不知道昏迷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请不要诋毁这个疗法的显著效果。”

  ………………

  诸如此类的对话你们不知究竟进行了多久,直到你彻底精疲力尽。

  “哎呀呀,看来这个疗法已经开始生效了。”源氏看着你有一句没一句的硬撑着回应,“患者是不是该睡觉了。”他把你的被子给你盖好。

  “…脑门疼…庸医。”你靠在枕头上困得不像样子,却还是气气的不肯罢休。

  “那我给你揉揉吧。”源氏的手在你的额头上轻轻的揉了揉,“不疼的话就去睡吧?”

  “那…”你的话还未说出口,源氏便抢先说了出来…“我会陪在你身边的。”久违安心的感觉涌上头脑,刚才不悦的情绪也随之而过。“那你可别趁人之虚。”说着躺进了被窝里。

  “睡吧,和寿,早安。”他摸了摸你的脑袋,你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渐渐入眠。

————正文分界线————

  过过可能停更一阵,所以最近高产些……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