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五章

  转天这件事惊动了岛田家上下…津井家那个前几天和岛田少爷夜不归宿转天一大早哭的梨花带雨被岛田少爷亲自送回家的津井和寿。满城上下都谣传的那个门楣不高还妄想攀高枝的津井大小姐…居然一身是血的被岛田少爷扶进家门,而且同行的林田小姐明显受了冷落。

  而且据说那个落魄的大小姐还成功爬上了源氏少爷的床……

  你看着这一幕幕的谣言根本无话反驳,毕竟关起门来里面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点是你在源氏的卧室里过夜。

  “和寿…”坐在一旁的源氏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试探性的问道…“要不…结婚吧?”

  “我怕我今后被你治成脑震荡…”你心虚的摸了摸脑门的纱布…一觉醒来去浴室洗漱时映入眼帘的首先是脑门上浅浅的青紫。大闹一通后还得让源氏拿出医疗箱简单用纱布挡一下。

  “不是说这伤是刺客搞的吗。”刚想还嘴时你才想起来,早上经过协商后你们决定对外宣称是昨天有刺客潜入岛田城二次刺杀,津井小姐尽忠职守保护岛田少爷才落得此伤。

  “这刺客有病…”你突然没了话可说。

  按理来讲昨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本应是养足精神后开始忙活各自家族的事情,不可能还有闲时间坐在这里斗嘴,本来一切都按常理进行着,可是临了却被半藏叫到了这里…

  “津井小姐,少爷,少主说你们可以进来了。”随着佣人的通报,你们心里怯怯的进入了半藏的办公室。

  你们二人刚进门来就对上了半藏略带怒气的眼睛…一个是半藏得力的部下,一个是半藏最最亲爱的弟弟,不管是哪个出了问题,对于半藏来说都是麻烦。

  “你们两个…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为什么都不跟我通报一声。”半藏知道林田家的刺客会来,却没想到津井家残余的精锐刺客会趁乱行刺。而且更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会赶来相救,也没想到林田家的大小姐会亲自出来。

  最主要的是也不知道林田家派遣的刺客会如此之多。看来林田家那边是势必把握住这场联姻了。这样一来今天闹出来的事情必须有个说法。

  还有一点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就是你会负伤,平时交代给你的事务虽然不多,但是各个都是容不得出任何闪失的刺探任务以及暗杀任务。他本以为你会轻易解决这些。

  什么事情一赶上你们二人,变数就搞得如此之大,半藏十分气愤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这样吧…”半藏思考了良久…“就说和寿是你的搭档怎么样?正好你以后可以和她学着做些家族事务,在她负伤期间的出行的事务你也一同前去。”

  “……”由不得二人有任何意义,这也是最合理的解释了。没等你们多说什么。半藏就让你们出去了,美其名曰,眼不见心不烦。

  出了门沉默良久,搭档这个词对你来讲意义非凡…你行动一直是独来独往,缺乏纪律以及合作思维,尽管多年与源氏爬墙翻屋默契还是有一些的,不过上面却将源氏这样厉害的角色安排到你身边着实有些意外。

  与其说是出于嫌弃,倒不如说是对源氏的身手十分认可。只是善习武者大多都有个毛病…强大的力量意味着他们根本不用顾忌什么,行动起来倒也肆无忌惮。这样就和自己平时暗杀和刺探的任务大相径庭…

  “源氏…”你在院子里突然顿住开始细细打量着源氏。“你围着我远一些走一大圈,要安静些。”说罢你便闭上了眼睛。

  “这样…?”他轻轻地走到远处特意换了个位置饶了你一大圈,尽管速度很快也不见脚步声,但是气息的掌控还差的很远。

  “嗯…”你睁开眼睛向身后抛出了个纸团出去,精准无误的砸中了你身后躲在柱子旁的源氏。“准吗?”

  “也就是说我作为一个刺客还远远不够吗…?”源氏拾起了地上的纸团十分不解,实际上屏住气息这种东西只要集中注意力的话想要做到根本不难,只是自身强大的天赋以及身边根本没有过像样的对手。这样的环境下屏住气息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更何况偷袭对于一名武士来讲并不光彩。

  “是你太强了才会这样,”你走到源氏的跟前从他手心里取走这枚纸团。“半藏少主把你安排在我身边似乎不是没有理由。”

  或许一个天赋凛然,且能力非凡的武士心中永远不需要惧怕任何东西,所以跟没有机会学会何谓收敛。和一路小心翼翼万事谨慎的刺客之女不同。哪怕自己在自己家的地位都需要自己去维稳。

  “啊…不过也好,相处的时间多了总不可能是坏事,”源氏嬉笑的凑到了你的耳边。“今后还需要和寿老师好好提点哦?”

  “你放心…”你露出一抹略带神秘的微笑“我一定会好好提点你的。”

  在之后的几天的时间里你除了安顿宅子里的内务外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对源氏的“刁难”上。

  “爬墙的动作再放慢点,不准出声!”你在源氏的手上栓了一个石制的铃铛,虽然声音远不如铁制的大,但是爬墙的话想要令其不发出声响还是十分困难的。

  “我说…你送我这铃铛…我能不收了吗?”源氏被折腾的有些气喘吁吁的…大概对于体力甚好的人来讲,最大的折磨就是有力使不出吧。

  “唉…那可是我对你的爱啊?”你嘴上说的十分委屈,脸上的笑容可是一丝不减。“定情信物都不收…还真是薄情呢。”说完你给他递过了毛巾。“不过这个样子倒有些寻常日剧里给打篮球的恋人送毛巾的感觉呢…”

  “问题在于我能只收信物吗?”他坐在你事先搬来的椅子上。一开始他还说根本用不上。“这样子折腾下去…谁也收不了你的信物。”

  “啊…这么一想好少女啊。”你无视了他的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特别是图书馆爬上梯子去拿书时不慎跌落,碰巧男主经过跑来抱住摔倒的女主。公主抱的话就更好了。”

  “别想了,你是摔不着了。”他拍了拍你的脑袋,“醒醒,我要是摔倒了还得指望你跑来抱住我呢。”

  “我不…”你两腮气得鼓鼓的好像一只河豚,任由源氏戳你的脸也不做反应。

  没等歇上多长时间你又开始训练了起来……

  尽管你们二人都对这类训练十分不屑,但是搭档这一身份被捆绑后有些事情又不得不尽快熟练起来。一旦任务下来了都是容不得半分闪失的大事,而且源氏的能力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大概也是想让自己借此磨练磨练。

  不过…什么叫怕什么来什么呢,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你与源氏就迎来了搭档生涯中的第一个任务…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