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六章

  “我们今天的任务是来刺探情报,所以尽可能隐藏好就行。”你举着本子上记得清晰的任务。“不许喘大气,走路不准出声,非特殊时刻严禁使用太刀与打刀,使用胁差即可。”你再三审查过有没有疏漏的地方后合上本子。

  “最后,我一般都是独行,对于合作没有太大概念,可以的话我们千万不要离得太近,紧急情况下我很有可能会条件反射先攻击离自己最近的人。”你十分严谨的打量着源氏,一身黑色的武士装,绿色的围脖和轻便的盔甲,额头上黑色的盔甲不大不小恰到好处。

  “好好好…不过你这一副打扮是要去参加漫展吗…”你身上穿着一身略带死宅气息的宽大痛T恤,披散的头发,零零散散带了几件首饰,还有一个饰品略长的耳环。一直以来无组织无纪律的独行,对于你来讲只要穿什么高兴且不耽误行动就好。

  “人前穿这些一定又会被指指点点…不过本命的痛T恤买来不能穿岂不是十分不爽。”

  “…好吧…”源氏想了想似乎也没办法吐槽些什么。你们就这样去了敌对家族的宅子里…好就好在期间一切都顺利。

  一路潜行至敌方会议室的屋顶,你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锥子形状的东西轻轻将屋顶撬开一个缝隙,趴在上面听着会议的内容。源氏在一旁待着觉得无聊,也曾想试着撬开一个……

  “你的工具可以借给我一下吗?”源氏将声音压到几乎听不见,十分小声的向你问着。而你正全神贯注着并没有理会源氏。

  一时半会倒还好,长时间的等待让源氏十分无聊…他凑到了你耳边和你面对面一起听着下面的会议。

  “有些挤…不是吗?”你的语气十分清冷的说道。你和他的脸凑得十分近,呼吸间的温热在彼此的脸上都可以感知的十分清楚,他的鼻子不经意间忽近忽远的蹭着你的脸,卧在屋顶上的姿势显得十分暧昧。

  “啊…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虽然说是好奇,但是这个姿势也未免有些太过奇怪了,正当他刚离开的时候你突然搂住了他的脖子。

  “别动…就这样和我待着。”你以有些生气的表情看着源氏认真的对他说。

  “怎…怎么了?”一瞬间的亲密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更多的是惊讶。

  “源氏你这搞事精…”你的脸顺着耳根都红红的,让源氏有些摸不清头脑。“你身上有东西挂住我耳环了。”

  “是头甲?还是围巾?耳环可以摘下来吗?”源氏刚想起身,奈何想起你的耳环挂在自己身上,根本没办法动弹。

  “卡在一起摘不下了…”不知道是着急还是怎样,耳朵上的疼痛渐渐变得难忍,趴在地上不敢出声的样子宛如一只受了欺负的小猫。眼中的晶莹好像随时都会溢出,楚楚可怜的样子根本找不到平日里顽劣跋扈的样子。

  “好好我的错…你先别哭…”源氏趴在你身边,略带焦急的样子摸着你的耳环,试图将它从身上取下来。可终归无果

  “挂在我的头甲上了…我把头甲摘下来弄吧”说完你和源氏都将手伸向向头甲开关,源氏有些长了的头发挡着头甲的开关,你和他二人都有些难以打开。

  “……和寿,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源氏突然呆滞的看向你。

  “……我知道,你的头甲夹住你一大片头发…对吧。”你最后的希望仿佛也随之逝去,“要不拔了吧?你还年轻,秃不了。”

  “不可能…”源氏将你放在头甲开关上随时准备揪头发的手抓了下来。“你这话里的意思明显就是在告诉我秃就秃了吧。”

  “…知道的太多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你努力收了收眼泪。“而且他们这会议有价值的东西已经讲完了,我们是时候该走了。”

  “知道的多最起码秃不了…”他略微想了想,“嗯…前几天好像听你提及公主抱?”说完他将围巾把你和他围在了一起,抬着你的头与你同时慢慢坐起。微微一用力将你抱了起来。

  “也只能这样了…幸好你不重。”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不介意的话你的头得尽可能靠近我一些。”

  “啊?我不记得我今天有从图书馆的梯子上掉下来哦?”你将耳朵尽可能的靠向他的头甲。

  “那可能是你掉下来时摔傻了。”他有些着急的快步跑向出口,“抱紧我…”他压低声音向你说道。

  “呵…被一个冒冒失失的恋人勾住耳环,”你紧紧抱住源氏的脖子,在腾空的那一刻小声向源氏耳边说道,“这种桥段还真是浪漫啊……”

  “你这家伙…”源氏被突然亲昵的耳语搞得有些脸红,“我可不记得我有向你这家伙表白过…”

  “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你看着这样略带傲娇的源氏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子。“我记得我是不是提醒过你…这个时间时我们潜入的地方已经都是守卫了?”

  “是你忘了说吧…”源氏本就难以掩盖的气息再加上抱着你长时间奔跑。被发现其实是意料之内的事情。

  “我们杀掉现在的守卫来灭口吗,搭档?”你的语气波澜不惊,更像是平时玩游戏时提出搞事一样轻松。

  “怎么可能…”他跑向其他方向躲避起追随而来的守卫。“还有什么其他地方可以出去吗?”

  “我们耽误太长时间了…现在只能去高塔旁边的那个门了。”你以一副十分冷静的样子和源氏说着。你所指的高塔约有十楼那么高。在一片不过三楼的别墅里十分显眼。

  “好的,我知道了。”源氏健步如飞的跑向那边,奈何惊动的侍卫众多,未等源氏跑到那边去时就已经被侍卫围住了。

  “只能去高塔了…”你的表情有些严肃,“那是栋荒废了很久的高塔,门被锁着,我们可以破窗进去,迅速上楼然后启动些防护装置。我们或许可以暂时躲在里面。”

  “也只能这样了…”源氏跑了进去,“只是这是个死角…我担心到时候如果他们就这样围着…我们也没有逃出的机会。”

  “但愿吧…”你神色略微有些苦恼。“我的计划应该不会出现任何纰漏,不过现在能做的的确只有等待。”

  随着时间推迟,你在窗边拿着望远镜观测着。他们的人手如你所说渐渐减少。而那刚刚扯得耳朵通红的耳环也不经意间被扯断了…

  只是…待到下午,他们也渐渐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啊…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要有心理准备。”你看着源氏眉头紧皱,勉强挤出的笑容并不是十分好看。“他们架了炮台要炸掉这里…”

  “这里大概十楼那么高…或许……”源氏冷静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抓着你肩膀严肃的说“和寿…我们可以赌一把,从这里跳下去。大概有两成的存活几率…”

  “用自己的性命来赌博…真是少有的机会呢。”你顿了顿,不舍中掺杂几分依恋,“那…你临死前有什么后悔没做的事情吗?”你看着源氏,又换回那副似笑非笑却又十分坦然,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表情。

  “大概是没有把青梅竹马攻略到手吧…”源氏叹了口气,似有几分玩笑,但语气中的认真让人无法否认。“如果活下来,请和我交往吧,津井和寿。”

  “好啊。岛田源氏?”随着炮台即将发射的声音,源氏抱着你走向窗边。越过这个窗户外面的森林即可获得自由。

  “这样少有的机会能体验和恋人一起赴死的感觉……真的十分浪漫呢…”说完你轻闭双眼,微笑的抱着源氏向窗外跃去。

  高塔被炮火击中的声音响起,火光充斥的高塔映照着你们跃出的影子。源氏紧紧地将你护在他的怀里…你在空中睁眼看着源氏一副安心赴死的脸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而本应摔在地面时…你们却扑入了一阵柔软中…是你事先备在这里的救生气垫。

  “噗…。”你转过身抱住一脸惊讶的源氏,“我就说的计划不会现出任何疏漏吧?”

  “你…”源氏看着你有些微微发怒,但又一脸无奈宠溺的深深抱住了你。“太好了…和寿,谢谢你能这样骗我。”

  “是吧…亲爱的。”亲爱的三个字仿佛在提醒他兑现着什么承诺…“本想捉弄一下你的,结果却发现了这么劲爆的话。”话音刚落,源氏终于意识到了…这一切都在你预料之内。

  “你这家伙…”他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躺在充气垫上…“那晚得知林田雇佣了众多刺客打算暗杀你,我就好像疯了似得赶到你的住处…我那时才明白我是多么害怕你会就此离去。”

  “幸好你来了…”你的手轻轻牵住源氏的手,“我的恋人不惜与那个大小姐撕破脸皮也要来救我…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呢。”

  “谁让我喜欢你呢…”他的眼睛深情的看着你,温暖的手轻抚着你有些泛红的脸,“桀骜的你,孤僻的你,以及…这样别扭的你。”

  “其实哪怕没耽误时间,我们的计划也应该是这样…”你平躺着的看着夕阳渐渐逝去…“只是我忘了告诉你而已…”

  “哼…这很像是你一贯的作风。”他起身在地面站起,背对夕阳向你伸出手。“可否和我一同回去呢?和寿小姐?”

  “好啊?”你抓住了他向你伸出的手。“旦那。”

——————正文分割线——————

  旦那【だんな】是施主;主人,老爷;丈夫/爱人;先生等意义。

  感觉直接写上旦那更有一种让人分别不清到底是意指爱人还是先生的朦胧感。

  这一章也终于将关系确认清楚了…我也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搞源氏了♂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