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七章

  尽管和源氏确定了彼此的关系,但是明面上你们还是搭档,他是他的纨绔子弟,你还是你的蛇蝎美人。不过也只是明面上而已……

  那晚之后的谣言四起,岛田家族的纨绔子弟虽时常流连花街,但真正带进过家门的还是津井大小姐。不过提到流连花街…那自然也要对你有个像样的交代了。而且既然是已经确定了关系的情侣嘛,不例行惯例吃几回醋吵几回架总好像爱的不够真切一样……

  “你去花街都干了什么啊?”你的语气里弥漫着前所未有的气愤,你很少有今天这样直接将愤怒直接写在脸上的时候。

  “我真没干什么啊…”他换上了一副古今中外所有蒙冤的男友都会有的表情。以及那略带无力的话语。

  “这还没几天的功夫,以后还不一定怎么样了”你拿着一叠文件坐在一旁暴躁的胡乱翻着,而一旁源氏还在举步艰难的哄着你。半晌你想起什么似得,眉头呈八字幽幽的说道“说不定哪天乱花渐欲迷人眼,也就没有以后了。”

  “和,和寿。”他突然慌乱了起来,从前他就很害怕看到你哭泣的样子。如今这眼泪眼见着就要因为他而落下来,这一颗心停不住的颤了起来。只是自己要维稳住自己纨绔子弟的形象才可以尽可能的不多去涉及黑道事务。

  “和我一起去花街吧!”情急之下源氏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唉?”你突然一愣,原本只是有些气愤他会去花街而装出几分怒气好让他吐个交代,毕竟那是一条出了名的黑街,街道上大到花魁小到流莺,大到赌场小到牌馆,黄赌毒一应俱全,虽然大家看到岛田家的二少爷,出于忌惮均不敢轻举妄动,但是花魁流莺并不会忌惮津井和寿…所以你才会闹了这么一出。

  “嗯,只有这样了,和寿,和我去花街吧!”他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闹着玩,“千言万语不及亲眼所见。”

  “唔……”一时间被这个提议惊得说不出话来,虽然你对那个地方十分好奇,但更多的是畏惧,花街充斥着的黑暗与欺骗又岂能是你所想象得到的。

  “真的没问题吗……”你一脸不信任的表情看着源氏,“你现在这个样子倒是有几分像是被传销洗脑后开始奋力拉人的样子……”

  “我在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智力啊…”他换上一脸诧异的表情对上你那副迟疑的样子,“你不信我好歹也要信一下你的男人品吧。”

  “我倒不是怀疑你的智力…”你叹了口气,源氏本以为你会说是怀疑花街的人心叵测,刚要摆出一副靠谱男友的形象时,却听到了你说:“我怀疑的正是我的男人品。”

  “…所以说干脆直接跳过怀疑智力的这个环节了吗?”刚才还信心满满的靠谱男友一下子飞的无影无踪,好像一个被家长质疑的孩子一样,“我觉得我们的相处模式可能在怎么地方出了问题。”

  “本来就是骗来的,再被骗走岂不是亏了…”你不禁又想到那天将你拼死护住的样子,大概再来个一百次你也照样会被感动到爆炸。尽管对源氏的智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情商却让你十分着急,如果不是自己这次故意戏弄他…这句表白恐怕这辈子是听不到了。

  “哦,骗来的?”他伸出手指勾住你的耳环将你钩至他的面前,“既然是骗来的那就好办多了…干脆把你拎到花街卖到哪个置屋去不就好了…”

  “疼疼…你这剧情有些不对吧?改剧本了吗?”他将你钩至面前后手便从你的耳环上放了下来,你在贴近他胸前的位置停了下来,面对源氏的你扶着他的身后靠着的桌子,轻靠在了他的身前。

  “难道变成了负心汉忍痛割爱将自己的妻子卖去置屋做游女吗?”你的手在他胸前画着圈圈的同时看着他的双眼,“通常这类剧情最后负心汉都会后悔吧?”

  “那也得是女主角当上花魁时候的剧情了吧?”他的双手穿过你的腰间将你抵在书桌后面的墙上。“不过忍痛割爱嘛…确实有点。”抵在墙上的手拂过你的发丝,将略有些遮掩的额发替你挽至耳后。“不对,应该是根本舍不得。”

  “少在我面前甜言蜜语了…”你锤了他的胸口,脸上却是粉红一片。

  “噗…一看你就没仔细看文件上写的是什么。”他从背后的桌子上拿起了你刚扔下的文件,“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要潜入花街的置屋去刺探情报。”

  “你一着急就看不下东西。”好像胸前趴着一只发慌的小猫似得。他满脸宠溺的看着慌乱翻着文件的你。

  这份文件上给的线索不多,但是指明了想要打探到完整的情报的办法就是去里面“工作”一段时间。毕竟长时间的刺探浪费时间也容易暴露。

  你突然大发雷霆,文件里所指的工作令你发指……

  “这怎么工作?你告诉我这怎么工作?逼良为娼啊?”你看完文件后大吵大闹的便要往半藏的办公室闹过去。好在岛田家内部都是追随多年的老臣,只要不是低音炮最大音量滚动播放基本是不会传到外面的。

  “源氏少爷你也不拦下和寿小姐?少主好静,这一闹过去少主是要生气的。”一旁的管家拉住了尾随其后的源氏匆忙问着。

  “其实我也感觉有些不妥啦…只要她不沿途乱砸东西我也没办法拦她。”源氏背着手悠闲地走了过去,留下管家一人凌乱在一旁。

  “造孽啊…少主将这两人安排在了一起就没消停过…”

  当你闹到距离半藏办公室门口还有一段时间时半藏主动开门迎向了你。“听说你对这次任务有些地方不太明白啊?和 寿 小 姐?”后四字被半藏刻意加重了语气。

  “我当然不明白了,这任务做完我还怎么嫁人啊?”你气得满脸通红,连形象也顾及不上就来找半藏“理论”来了。

  “你似乎忘了你有一位搭档?”正当源氏等着看哥哥的好戏时,却反而听到半藏将锅甩到自己身上的声音。“源氏会协助你的,对吧?”半藏看向源氏,这时源氏好像才明白起了什么似得。

  “我明白了…和寿,你安心去吧。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的。”你看着源氏坚定地目光,心里突然就没了底……

  “你明白了什么啊…你都是被我骗来的…我这是拐了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吧……”强忍在心底里没有说出来的话反复在心底里响起,和寿就这样被岛田家一封介绍信一个假身份的介绍到了那个置屋里…

  不过这样明目张胆的去是不行的,你简单易容了一下,草草交代了源氏自己的假名和长相,随后便应着介绍信去了置屋……

————正文分割————

…发完文…熬了一个通宵打屁股的我要去上学了……心塞。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