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被学习绑架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八章(心塞…还得上课…)

  想了想还是在后期情节安排加上了点黑化的元素,感觉这样的女主后期搞起事来才够带感啊?

  不知道大家是否会喜欢,感觉后期源氏狗带时这样的女主写起来凄婉沉淀的同时才不至于太过矫情,我果然不太擅长写太过惆怅的感情描述…倒不如说我这个人就十分粗糙吧。

——————正文分割——————

  刚来到置屋的你作为游女并没有得到太多的重视,虽然脸蛋可以,但与人接触起来似乎总是清清冷冷不苟言笑的,和置屋里的姑娘也总是不太合得来。

  虽然老板给你抛头露面的机会有很多,再加上你儿时学的三味线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一曲幽婉的清歌下来不少人会驻足停留在你的身侧,但你根本不懂如何挽留客人,也根本学不会那谄媚的笑容。你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源氏身上…

  你本以为源氏会被安排在这里做些运营管理之类的,然后多给你一些出场机会什么的。尽管你连这生意里面的“皮肉交易”都不是十分清楚。而这样盼了大约一周左右吧…你终于将你的搭档盼了过来。

  尽管他的到来和你想象当中大相径庭吧……今天你终于接到了第一个指名。虽然不悦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指名的客人是什么权贵吧?”你小心翼翼的问着带你过去的女生,她有些没好气,瞥了你一眼后嘴里酸溜溜“权贵是权贵,凭你肯定是留不住的。”

  听了她的话后你有些生气,却又不得不低下了头默默顺从。不懂如何在风月场所中与陌生人巧笑倩兮的女子注定留不住客人,你只得低声说道“是,姐姐教训的是。”

  “不是我说你,这位少爷从来没有驻足过任何一位姑娘,”她叹了口气,“对人从来都是清清浅浅,偶尔发发牢骚可终究礼数周全,好像就真的是来这里聊天的一样。”

  “那应该是他心有所属吧…”你叹了口气,本就暗淡的希望几近熄灭。而推开门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身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源氏。

  看着这景象,愤怒的你如同即将迸发的洪水,突然崩开了堤口,咆哮着,势不可挡地涌进了庭内…就连旁边的女子都不禁感叹你何时如此有过“干劲”。

  “先生您好…”你低下了头,流苏略有些长的发饰挡住了你的眼睛。“奴家就是您指名要见的初桃。”你的语气十分清冷的报上了自己的花名,原本漫不经心的源氏看到你的脸后突然眼前一亮。

  “果真人如其名…”源氏注视着你的眼眸不禁赞叹,而一旁的置屋的主人,你们的鸨妈。听到源氏的赞叹后惊讶的久久没有说话。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竟反过来哄着你说“初桃,给源氏少爷的酒满上吧?”

  “嗯…”你的话语间带有那么一丝不情愿,一句话拉的极长。水葱似得纤纤玉手刚拿起酒壶就被源氏伸手夺了过来。

  “怎能劳烦初桃姑娘呢…”油嘴滑舌刻意讨好的话里带有那么一丝忌惮,他当然明白你现在的怒气有多么高涨,又怎敢让你去给他倒酒。

  你顺势坐到源氏的身边,本来在这样的风月场所里极其放不开的你竟肯主动凑到别人身边,这一举动落在老鸨子眼中,原本以为你只是不懂如何施展,现在看来反而以为你是不屑于迎合那些没有什么身份的客人,本身清冷的形象突然变成了势利眼……

  “没想到这个初桃这么不简单……”身边略有刺耳的声响浮在耳畔,你也无暇顾及这些。“让人将初桃的三味线拿来,”老鸨子的声音盖过这些琐碎的杂音…“让初桃给源氏少爷哼一首小曲吧,初桃的琴技和嗓子都不赖。”

  你也没什么怨言,拿过三味线便是随口一首小曲。从来没在源氏身边抚琴的你今天竟以这样一种身份在他面前为他抚琴…源氏惊讶于你的琴技如此曼妙,尽管许久不碰但仍不失风采。这也难怪,当你们第一在剑道场见面时,你就已经甚少再去碰这些了。

  一曲清歌过后,见源氏十分满意,例行惯例是给姑娘和客人们相处的时间。鸨妈招呼所有姑娘都出去了。而你随着她们出去,从温文顺从的表情渐渐转变成一种扭曲愤怒至黑化的样子……

  “客人…”你在源氏面前从容的换上一副花魁才有的巧笑倩兮,伸手抚向源氏的手。在源氏略带放松的时候紧紧抓住了他的手。“奴家不是很懂现在的状况啊…可否请你为我解释一下?”

  “初桃…”他的表情稍稍有些不自在,但更多的是畏惧…“我这不是来帮你了吗…”

  “还真是谢谢少爷对小女的关怀…”你紧握着他的手十分用力,甚至留的微长的指甲都有些陷进了他的肉里。“初桃无以为报,只能尽心侍奉岛田少爷才是。”后半句话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你瞪着源氏那一脸惊惧的脸,仿佛一只随时会伸出利爪的猛虎一样眈眈的目视着吓得跟只小白兔似得源氏。

  “这样不是才最能够证明我吗…”他又惊又怕,生怕稍有不慎就触怒了你本就飘忽不定的神经。而且为了避免隔墙有耳,声音也压得极低。

  “您说便是,奴家只管听着。”你看他如此害怕的神情想必也不会耍什么花招,而且在置屋这种满是眼线的地方也施展不开什么。姑且为他剥了个橘子,装作一副温婉聊天的样子坐下来听听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我从未对这里的姑娘动过任何念头,正因如此才能配合你这次行动。”外面的推拉门都是用纸薄薄的糊了一层,营造出复古日式的装修风格的同时也十分透光,姑娘们的言谈举止可以透过门被外面的人大致感知。源氏看到外面经常有人走动,便将你一把揽住怀中。

  “你想,一向只是来花街转转的大金主,若是能出现一个能留住他的姑娘…”他凑近你的耳旁,高高挽起的青丝裸露出了耳朵,正在被他靠近的鼻尖若有似无的蹭着。“那岂不是比你日日抚琴轻松得多?”

  “我竟没想到…”说着你笑了起来,“只是这样好像古代花魁和旦那之间的戏码,没想到还真能在我们身上重现…”你看到门外走动的人越来越多,便作势将头往源氏肩上一靠。

  仿佛一只怀中撒娇的猫儿,伸出特意沾染成蔻丹红色指甲的手含着那半分羞涩拿起一瓣橘子便送往源氏的嘴边。在送入口中的那一刻不经意间碰到那温软的嘴唇…

  “旦那…”你很少和源氏贴的那么近,“我们…做做样子就可以了吧…?”心中的慌乱随着语气渐渐表露出来,本就稍有紧张的神经也变得混乱了起来。尽管还在期盼着能发生点什么,但是总是口不对心。

  “那你还想怎样?”他的脸也有些不自在,同样是慌乱的样子却还努力装作镇定的说着。“难道我还要再来个外带吗?”

  “外带?”本来慌乱的眼睛里突然冒起了光,平时圈在这里早就烦闷透了,一听到“外带”两个字立马就有了精神头。“外带是什么啊?还用不用回来啊?”

  “噗…笨蛋。”他伸手刮了刮你的鼻子,随后凑近你的耳朵低声告诉你,“外带就是…和我出去过夜啊。”

  “出去……过夜?”你呆呆的看着他…默默思考了许久,扭捏的拽着他的衣角……“出去过夜…和源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

  听了你的话他沉默许久,说是紧张也未免太过镇定,说是思考又好像十分忐忑。

  这样的沉静并未维持过久,很快置屋的人就来“打扰了”

  “源氏少爷…与初桃姑娘相处的可还好?”鸨妈明知故问,那靠在怀里握在手心的亲昵动作早就落在了鸨妈的眼里。“只是初桃姑娘也到了要休息的时间了…最近这姑娘入寝时间都挺早的…”

  废话…那是闲的没事干才早入寝玩手机的好吗。。你在心里还没来得及多抱怨什么,只听鸨妈话锋一转…

  “源氏少爷若是喜欢…不如就带初桃姑娘入寝?”这话分明就是说让源氏将你“外带”。

  “…”他沉默了良久,一对眼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便对向了你略带犹豫的眼眸。

  半晌,他终于有了回音。一只大手搂住了你的肩膀,声音低沉的却没有任何迟疑的说着。

  “喜欢得很。”

  你突然被这一句喜欢得很惊的人都懵了…虽然明白这只是逢场作戏,可这语气中的决绝却怎么也瞧不出端倪来。倒好像真有几分假戏真做的感觉。

  稀里糊涂跟着源氏就出了这闷了你好多天的置屋。若不是夜晚清冷的风拍在脸上,你或许现在还在那句“喜欢得很”里久久拔不出来。

  “披上点,晚上冷。”他将那白色的西装脱下来披在了你身上。略微带着些年轻的朝气与叛逆,不羁的拉开了领口系的微紧的鸦青色领带。

  “真的没关系吗,让风吹到就不好了吧?”方才在置屋里小酌几杯再加上两人这样紧贴一起做戏,略微也有些热了起来。额头上的汗临出门也没褪下去。

  “没事…”他面对你,将头靠在你的肩膀上,替你挽去松散下来的碎发。“这几天辛苦你了。”

  本来一腔怒火的你听到源氏这样的话突然没了怒气。一切委屈都因为这句话得以释然,你只当做这是源氏酒后的甜言蜜语而已,恐怕他一觉醒来就会忘个精光吧,但是心里还是不免暖暖的。

  “恐怕我更喜欢酒后的你吧?”说着你起身搀扶着他进了回程的车子里。“我先给你送到岛田家…”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他拦了下来。

  “不是你给我送到岛田家…”他靠在车子里,伸手怜惜的抚了抚你面色微红的脸。“是我带你去岛田家。”

  如果由岛田少爷带出去的人回到了津井家,若是被人看见绝对会出问题,思来想去倒也没错。你也就随着源氏去了岛田城。

  只是今晚…可能又会是个不眠不休的夜晚了……

  

——————正文分界线——————

  就这样了!嗝。最近化妆复修那边忙得很,又是出作品又是出头饰,本来还打算周更的,现在看来月更还差不多了……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