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气人作者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基本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十九章(突然冒泡www)

  抱歉许久没有更新qwq这里最近工作室里有些忙,而且又突然火上浇油决定要去考学位,事情有些多,今后搞不好真的可能会变成月更,具体的话…看我动力怎么样吧qwq

——————正文分界线——————

  或许今晚的行动本身就让人无法安眠…众人看到易容后的你首先是惊愕,这个众人眼中对和寿一心一意的小少爷居然敢带其他女人来岛田城。

  再其次是管家率先提出的对小少爷性命安危的质疑,津井大小姐是有名的刺客…尽管还未展露锋芒,不过常年只身一人潜入各大家族窃取情报这一点已经十分了得。尽管格斗技能略显逊色,但是施毒术也不是闹着玩的…

  “少爷…难道说您已经想到了权衡后院的办法了吗?”管家一脸苦恼的询问着源氏…却被源氏装作微醺的样子开始了表演…

  “和寿…那个毒妇啊?”他刻意在你加重了毒妇两个字…“戾气太重,哪有初桃这样体贴温婉的好?”他刮了刮你的鼻子,你听闻这一口一个毒妇十分气愤却也无法发作。绷紧的笑容略显不自在,却也无所适从。

  还没等管家张口,源氏便拉着你去了他的房间。

  推开门将酒已经醒的差不多的源氏丢在了沙发上。见互相身上酒气都不小,进了屋也就先后去洗了澡…

  待到他洗完澡回来时一杯温热的茶水已经端到了他的面前。

  “嗯…初桃就是比和寿要温婉得多。”他接过茶水大口喝了下去,随之表情扭曲的看着你,嘴里的茶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僵持了一会还是勉强咽了下去。

  “好喝吗?我听说你爱喝浓茶。”所谓的浓茶并不是常人所理解的浓茶,而是偌大的茶筛中茶比水多的一杯浓缩产物…

  你拿了块糖凑近了源氏,刚要喂到源氏嘴边时突然塞回了自己的嘴里。“吃糖影响喝茶口感,我忘了。”欣赏着源氏扭曲的表情你欣慰的坐在了他的旁边。

  那一杯浓到发涩的苦茶被源氏远远地放在了一边,刚准备起身去拿点什么来冲淡嘴里苦茶味道的源氏被你死死的挽住了胳膊。

  “源氏少爷您要去哪啊?”你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我…我要去喝水…”他的表情并不好看,一大口浓茶下去并不会太好受。

  “干嘛偏在我刚坐你身边的时候去喝水?”你再也憋不住心中的笑意了,一脸腹黑的笑容分明就是再告诉他:我就不让你喝水。“口渴了可以继续喝茶啊?”

  “哦…”这话好像提醒了源氏什么…“你这茶沏的极好,你务必要尝尝!”

  “我不,吃糖影响口感!还是你喝吧!”你突然闭紧了嘴,不管源氏怎么喂你也不喝。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初桃对我失了兴趣吗?”源氏的手反过来挽住了你,另一只手举着茶杯蓄势待发。

  “我…唔…”一没注意你开口说起了话,源氏见机抽出手来捏着你的脸颊给你喂了一大口茶。

  “…”茶味的浓重加上苦涩。连带着你嘴里的糖一起渲染出了一种别样的味道。虽然并没有喝下去很多但是这个奇怪的味觉组合带来的冲击感实在是太过强烈。

  “好…好喝……”你咬着牙一脸人生重来的悲怆模样看着源氏。“你没多喝真是太可惜了…”

  待你从这美妙的味觉体验中刚刚恢复行动能力时源氏已经喝完水没事了。他坐到你旁边按住了缓缓起身要去喝水的你。

  “初桃啊,你说…”他语重心长的说道。“毒蛇果然还是可以被自己的毒毒死吧……”

  “我要喝水…”你奋力起身冲向一旁去接水,本想小小报复下源氏刚刚说自己嚣张跋扈的…

  “我沏茶技术这么好,我自己居然不知道。”待口中的茶香味消散之后你坐在到了一旁玩游戏的源氏身边。

  “嗯…”源氏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话在嘴边又不好开口一样,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们现在这样偶尔打打闹闹的…还真有些像是寻常情侣一样呢。”

  “寻常…?”你不是很懂源氏话里的意思,一双眼睛望着源氏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他笑着放下手柄揉了揉你的脑袋。“你和以前变了很多,但是我更喜欢现在的你。”

  “你…难道希望被欺负吗?”你微微皱眉诡异的看着他,你不是很懂他话里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会好好努力的…”

  “不是!”刚还很温柔的源氏突然双手紧捏着你的脸颊。“我又不是变态!而且你现在还不够努力欺负我吗?”

  你被源氏捏着有些疼,也不知道该怎样进行这样文艺的对话,只能尴尬笑着说“啊哈哈哈过奖了…您需要的话我还可以更努力些的!”

  “你…”他歪头无奈的看着你,好像在哄一个不上道的孩子一样。“我喜欢的是你现在的坦率。”

  “能放手去欺负我,能在我面前毫无顾忌的放声大笑,不再每天愁眉苦脸思虑良多……”他将双手放在你的肩膀上…“我不想让你过以前那样处处为难的生活了…或许你是个通透的人,但至少在我身边你不用摆出那副万事周全的样子。”

  坐了大概有一会儿…你的腿正好赶在这个时机麻了,面对源氏现在煽情的话语也不好意思说那么毁气氛的事情,但也没办法挤出笑脸迎合。

  “干…干什么非要现在说这种话啊,你这个人真是。”眼前源氏的样子好像十分认真,而且这样的他也不多见,不好意思打破气氛的你姑且傲娇不予回应。“就算你摆出一副言情剧偶像的样子我也温婉不起来哦…?”

  “那就尽管来找我撒娇吧。”他面对你张开怀抱,你一脸别扭的看了下他,将脑袋别了过去。

  半晌他见状尴尬刚要将手收回,你坐麻了腿向源氏凑近一些,没好气的想拿起手柄,毫无知觉的腿一个不稳就向源氏跌了过去。

  “啊,今天怎么这么主动?”他轻轻抱住了跌倒在他怀里的你。

  “没主动…你放开我啦……”好像是在怀里挣扎的小宠物一般,在源氏怀中的你胡乱挣脱着,而任由你挣脱的源氏却一次又一次的将你抱回他的怀中。

  “真不可爱…”他抱住背对着他的你,将头埋入你的发间,在后颈处轻轻落下一吻。

  感受到源氏唇上冰冷的触感后你打了个机灵,像极了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原本挣扎着的身体突然随着唇上的冰冷突然停滞住。

  “怎么突然安静了?”他故作关心的在你耳边询问着。眼中少年健气的狡诈,好像一只抓到了鱼儿的狐狸一样。

  “我…我可能是困了。”你迅速挣脱开他的怀抱,迅速跑向沙发躺下,只故作镇定的丢给了他这样一句话。

  一旁的源氏刚想说什么,只可惜被突然地敲门声截住了。

  好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你起身去开了门,略显慌乱的神情迎上了老管家一向和蔼的样子。

  “津井小姐,源氏少爷。很抱歉打扰你们,这是今天的安神茶。”托盘上摆着一只精致的茶壶与成套的两套带有茶托的欧式茶杯,你接过茶杯有些疑惑,源氏这样的人并不像是需要安神茶来助眠的人。

  待老管家走后,你将托盘放在茶几上,拿起茶托准备倒茶时才发现下面压着密信……是半藏的字迹。

  你轻轻唤了源氏过来看,大概的意思是花街中的资金流动比想象中的数目要大很多,而且流动速度加快了很多,需要尽快核实,以原先计划的进度来看恐怕来不及,希望今天晚上就能及时挖出些有效的情报……

  “你觉不觉得…”悄然从后面环上腰肢的大手将你抱入怀中,耳旁是源氏那怜惜的声音,贴近的身体仿佛要在你身上获取更多的温存。“只要是我们彼此在一起的夜晚,肯定都无法得以安睡。”虽是简单的一句话,意思却不止如此。

  “是啊…每一晚…”你意味深长的叹息着,略显冰冷的指尖碰触到源氏从后环上你腰间的手。“累吗?”

  你口中淡然吐露的二字比起关怀,更像是疑问,疑问源氏和你在一起的种种,疑问那些无法得以安睡的夜里…比起津井和寿,这些曲折和心中的忐忑,他可曾动摇过。

  “只要是能看到你…便不会累了。”他很少会以这副操劳的语气说话。好像受尽了喧嚣嘈杂的洗礼,变得沉淀。

  而你与他就这样彼此默契的沉默了下来。好像这片刻的安静只属于你们二人。然而即便是片刻,也被源氏狠心落寞的打断了。

  “走吧。太晚去的话,回来天就会亮了,对吧?”

——————正文分割——————

  没想到断更那么长时间居然还会有人点喜欢qwq所谓受宠若惊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

  如果我觉得自己可能要太监时我就尽量减少一些支线的篇幅,快点更新些主线。不然我觉得挖坑不埋这件事还是不太好的……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