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气人作者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基本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二十章 (有生之年系列)

  在夜色的掩护下,行动并没有对你们造成多么严重的不利局势,在与源氏短暂的歇息后你们的精神好像更差劲了几分。

  “困了?”源氏看着你这一路的心不在焉有些关心。

  “不…我只是觉得这些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你神情复杂的看着源氏,几番斟酌后还是说出了心中的顾虑。“总感觉有更大的麻烦在后面等着我们。”

  “说来惭愧,我是一个武士,一切都应光明正大……所以对夜袭刺探这种事情不是很开窍。”他的脸上是一副极为认真的表情,本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可话到嘴边对上这张脸又咽了下去。

  沉默良久,你只是为难的对他笑了笑,并未说话。

  “不如你和我说说?”终究还是有些憋不住,他试探性的问了你。

  “不如…等一会任务完成后再说吧。”在阴冷的角落里,你停下了脚步。伸出手轻轻拍落了他衣间的灰尘。  

  他不解的冲你低头一笑,在几分清冷月光的映照下,他的笑容依旧是如此温暖。一刹那你恍然意识到他原是如此阳光的一个人,你们两个的世界仿佛从始至终就没有过任何交错的痕迹。你原以为你能一直将那些丑恶的,见不得光的东西替他挡在你的身后。却奈何大家总是期盼着他能早日通晓世故丑恶。

  而源氏背对着那一缕缕洒在你脸上的月光也在注视着你…在他的所见所闻中,你总是最小心的那个,也是思虑的最周全的那一个。从小就是,一如既往。在其他孩子还不懂什么人情冷暖时,你就已经是一副通晓世故的样子。草草了却了自己短暂的童年,也一早失去了孩童的天真。

  “嗯,好。”他将你略渐冰冷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趁你不解时举起轻轻落下一吻。

  和自己的哥哥不同的是,你从来没有遗失过自己的本心,那一副看似清高,桀骜不驯的落寞眼眸。仿佛穿透了权利的枷锁不断在探寻着什么,是反抗吗?又或是真心?或许这眼眸的主人也渐渐变得迷茫。而就在自己出于好奇对上你眼眸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落入这毫无恶意的陷阱,不断沉沦这段看似有趣的危险关系。

  与你的每一次相遇都恰似阔别寒冬,沐浴在春末夏初的温暖阳光下,宽敞的院子里又正逢桃花锦簇,被那片片粉色藏在院子中央的风雅少女,一双含情目两弯颦蹙眉清清浅浅的向他一笑,便使他心旷神怡,宠辱皆忘。那微蹙的眉头好像生气的责备着他来的太迟。

  可这已经是他自己耗尽全力的飞奔追逐的速度了,这颗躁动不安的心不知不觉间早已跃出了身体早早的来到了这里。仅仅是这样注视着她,便能让自己逃离这无限的辛酸与寒冷。

  “你在想什么啊…真是的。”你有些生气的抽回被源氏握住的手。一句轻嗔将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似是被训斥的孩子一样,他摸着头冲你微微一笑,便随你继续驰骋在这冰冷隐蔽的夜色中。

  一路上守卫谈不上众多,却也称得上严密。你与源氏二人走走停停倒也躲能得开。这次你没有选择什么窃听器,甚至黑客技术。而是选择了最古老的刺探方法,亲耳去听。

  会议在程序性的寒暄了几句后,由几番委婉暗语的身份视察后进入了正题。全程没有半句题外话,直奔重点,完全没有拖泥带水的迹象。

  一开始你非常认真的做着记录,可这内容记到后面,越想越不是道理,索性停笔用脑子记着。虽然是最保险的方式,但也是较容易造成情报损失的方式,毕竟人都会忘。

  源氏见你后半程吊儿郎当起来,索性挤在你后面,自己背对着会议室的墙壁将耳朵贴在上面。

  会议大致的意思是这条黑街的灰色产业链随着岛田家族与附属家族们的一些变动导致现在群龙无首,偌大份产业,黄赌毒一应俱全的大黑街,以赌场为首红灯区其次的庞大资金流动链,若是没个管事的镇场子…那这块肥肉不是被蝼蚁们慢慢瓜分…就是迟早让条子端了。所以在此期间竞标一个花街的龙头,价高者得,权重者得,再不行…就看谁拳头硬了。

  你心不在焉并没有多关注什么,失了干劲一般,只是顺势轻轻的靠在了他的怀里。

  “累了?”面对你的主动他有些惊讶,却也不敢做出什么太大的反应。你并没有理会源氏,随着会议的进行,你的脸色越来越糟糕,最后仅仅只是草草将会议的重点记下后便匆忙带着他离开了。

  而同源氏离开了警惕区后,源氏再也憋不住了。

  “现在这里既不是他们的城府,也不是岛田城了,我们不需要避讳什么了吧?”他话语中明显的有些不安…

  “你或许有所不知,但我对刺探却非常明白…”你收起了那一瞬间略显焦虑的神情,强压着自己心中的不安摆出平时那副样子。

  “听好了,这也算是我作为一个情报人员唯一可以传授给你的东西…”没来得及等源氏开口,你就已经开始教导了起来…

  “通常意义来讲,越是见不得光的事情人们越是会甚少提及。所以通常刺探组织谋反这类情报需要成年累月的监视。每场会议更是话里有话,甚至为了排除自己人安插的眼线会开上无数次普通会议来消除警戒。”

  “所以这么快从零到百得到的情报基本只有两种可能…故意做戏,或者根本无意隐瞒。故意做戏倒还好…如果无意隐瞒的话…那就是你家故意将这难题摆在你眼前了…收复花街也就意味着你正式踏入这个世界…要开始涉及家族事务了。”

  你并不知道自己是以一个怎么样的状态把这话说完的,在一开始见源氏的脸上有所不安的时候你就已经不敢再继续沉沦在自己的错愕中,你是和寿,你太明白在这种他人不安的时候,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那就是振作起来,哪怕心中的焦虑并没有消退,哪怕你对即将到来的未来是如此的恐惧。你也不能暴露出自己的任何消极情绪…

  这份镇定与冷漠倒不是出于对源氏的安慰或是对搭档的安慰又或是怎样,这一切都仅仅只是因为你是津井和寿,无助且又坚强的津井家最后的家主。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