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气人作者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基本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番外 不曾相遇过的世界

  先铺垫一下吧,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和正文应该也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不过看过正文的应该会更好理解这个故事吧。这个世界的和寿比源氏小了很多岁。(十岁以上?)大概是幼驯染+人鬼情未了的桥段吧…是以第一,第三人称叙事,走着。

  ————————————————————

  当那个和你非常要好亲近的朋友突然消失…你会作何感想呢?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很多年了。

  先说说我们的相遇吧,我曾是一个孤僻的人,而整座岛田城也只有我一个女儿家选择习武。那真是一段…既难过又孤单的时光啊。

  为什么说是曾是呢,因为我有一段时间也没那么孤僻,大概十岁左右的时候吧,有一个绿色头发的大哥哥,身上的伤疤很多,脸上也都是细碎密布的小口子。而我和他起初相遇的契机是…电玩。他一直在电玩厅的门口徘徊着,路过的人都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

  而且,在我第一次鼓起勇气和他打招呼的时候还被我吓了一跳。还非常中二的告诉我说没有人能够看得见他。后来嘛…他让我帮忙给他买几个游戏币,钱会如实付给我。但是通常他不会在白天的时候去玩,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趴在我窗边叫我,我偷偷溜出来时和他才会和我一起出去玩。

  我时常疑惑,为什么他不肯在白天的时候玩呢?明明白天和晚上没区别的,充其量只是人多人少而已。

  不过他对我极好,偶尔还会和我一起去粗点心店,但是他总是把钱给我,让我帮他去付账。为什么我对这件事这么清楚呢…因为我们都喜欢一样的零食,时间长了他偶尔还会给我带一些吃的,不过相传那个时候银台经常会多一些钱,和丢了的零食正好能对的上数目,我想大概是他太害羞了吧,也就没怎么和粗点心店的奶奶提及过这件事。而且他总是不肯和我一起拍照,每当我想要偷拍他的时候,也总是能被他巧妙地躲开,总之……完全没有留下那个人的任何影像资料,直到后来我都有些疑惑…疑惑他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朋友。

  不过时间长了我们也熟了起来。他告诉我他叫岛田源氏。是那岛田城的二少爷,不过八成他是在吹牛吧,因为岛田城对外宣布根本没有二少爷这个人,而且我也曾问过其他人。岛田城二少爷的事情。不过被问及此事的人要不是脸色大变,要不就是说家主岛田半藏还未婚娶,何来二少爷一说。我就也没有再问下去,不过总感觉好像曾经也有过这么个人。

  他的来头可能还不小,我猜他可能会是什么厉害角色。有一次林田家的那个姐姐仗势欺人,当我喝出岛田源氏的名字之后她突然神色大变,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还说什么晦气的很…听闻林田姐姐当年还未过门,联姻的丈夫就被人乱刀砍死了…因为这件事,再加上林田家门楣颇高,大家再也没有人敢和林田家提出联姻的事了。都说林田姐姐才是最晦气的那个人。

  不过和这位岛田源氏待得时间长了,家里人总是开始担心我有什么心理问题,有一段时间还说我是抑郁症,主要症状好像是…是…幻想出自己有一个虚构的朋友?还说我总是对着空气说话。那段时间总是服药,还总是派人对我严加看管。搞得我和源氏都不太开心……

  后来我的印象特别深,那是个雨夜,他非常失落的问我,说他的存在会不会给我带来麻烦。我当时在药物的作用下非常疲惫,只记得源氏笑着给了我一颗糖,他说糖纸上有他最后想和我说的话。嘱咐我这个季节这种糖果一定要一周内吃完,不然会化得。然后让我快点睡觉,做个好梦…

  等到我醒过来时…就再也没有遇见过他了。那颗糖也成了我们最后的回忆。那个…非常温柔的朋友。大概他也很难过吧,不得不以这种方式收场。不过再后来我陆续也结交过其他的朋友,大概是家里屈服了吧,也没有再为难过我,还说我的性格比以前阳光了不少。

  我想这大概都多亏了源氏吧。那些日子的相处里,彼此不知不觉间都沾染上了彼此身上的性格秉性。只是…那张糖纸上最后的留言我一直没有读懂,他说……只有我能找到他。或许…我是说或许…他真的是我幻想出来的朋友也说不定,但这糖纸上的字又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我的笔迹。

  废话说了那么多……我明白我只是很想再见见他。

  

  少女合起了她的日记。时隔多年她早已经不是那个十岁时饱受他人孤立的孩子了。这些事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六年。今年她十六岁,已经是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姑娘了。今天她没有任何日程安排。每次看完这本日记都会弄得她非常心烦意乱,倒不是因为厌烦,只是因为摸不清楚状况而有些烦恼。

  索性也不去多想些什么,她穿上衣服去了楼下的粗点心店。

  不巧的是,她想买的东西已经被人先一步买完了,那是一个…满身盔甲的半智械男子。买了一整袋的波子汽水味的硬糖。

  “你确定要买那么多吗?这个季节一定要一周内全部吃完哦。不然会化得。”她走到他跟前正想要做做最后的挣扎…“用不用我帮你分担啊?半智械得了口腔溃疡也很难受吧?”

  “啊……”盔甲背后掩盖的是那个智械惊讶的脸,而这半智械开口的声音…是她熟悉的语气…

  “嗯…我猜你现在大概是一副非常惊讶的表情?”姑娘侧过头试探性的说道,随即觉得或许这个人的声线只是和源氏很像的人而已。顿觉尴尬之后便也没了下一句。

  “嗯,我猜…大概只有你能看到我,才会发现我现在的惊讶。”半智械的男子笑道,大家或许有所不知,这个半智械曾经也是鲜活的人类,后来被自己的哥哥乱刀砍死后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见所有人都看不到他,他开始惧怕阳光,而且无法和人交流,别人撞到他的时候并不会接触到实体,而是直接穿过去……正当自己流离失所几近迷失的时候,一个小女孩走进了他的世界里…只有她能看到他,听见他。而这个小女孩,也只有和他才能敞开心扉,正常交流。

  而好景不长,碍于自己的原因,这个小女孩被家里人责备,甚至小小年纪被贴上了精神疾病的标签,孩子的家长并不关心这个孩子,甚至再看不见疗效,就要直接将孩子送进精神病院中。正在这时,这个不被任何人所发现的“人”决定离开这个孩子。给予了这个孩子阳光,同时也将正常的生活还给了这个孩子。回到自己那个孤单的世界。

  而没过多久,他被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再次赋予了生命。他复活了,再次被赋予了新的身体的他也被再次赋予了新的使命。而几经转折终于又回归平静。再次回到那个原先的岛田城时甚至几度怀疑这个梦的真实性…以及那个曾经陪伴过他最难过的那段时间的孩子。

  或许这本来就是两个痴人在互相诉说着彼此的梦境,陷入沉睡时唯一可以看得到他的小孩子。以及被所有人孤立时唯一愿意对她洒下一片阳光的,无人可见的“朋友”。

  少女今天玩得非常开心,回到家,她又打开了自己的日记本。少女如是写道:

  

  今天我又遇见了那位很久没有见过面的老朋友,他变了很多…不过我也是。他身边开始有了其他可以看到他的人,我身边也有了许多朋友,不再像以前那样被大家孤立着。但是……

  他始终是我最初的种子。我不知道没有他那段时间我到底会怎样阴暗下去。宛如阳光,宛如巨树,给予我阳光,给予我庇护。

  

  

  少女不知道的是,在哪个人眼里,少女同样也是他的种子…一颗幼小的,纯真的种子。

  

  ——————————————————————

  看不懂的我来解释一下吧ww就是源氏刚死后的灵魂徘徊在岛田城被孩童的和寿发现。展开的一段友情…?大概这样吧2333写到后面感觉写恋情实在是下不去笔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