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气人作者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基本都会回复。

【源氏x你】 剑走偏锋 第二十一章

我发现我每次一立flag准断更,好的,这是写作更新读作试探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文的第21章

————————————正文分界线——————————————

  待到你们抵达岛田城时已是黎明时分,你和他坐在岛田城宅邸的屋顶上,那是个鲜为人知的绝佳地点,可以一睹太阳从富士山侧缓缓升起,原本应该是非常浪漫的桥段,却在这样一个沉闷的气氛下进行着。


  “我说…”你侧过脸看了下身旁异常兴奋的源氏,“明明是你需要做出的重大抉择!为什么现在忧心忡忡的人是我啊…”


  “哈…?反正也想不出个什么办法来,不如一起安心看日出吧。”提到日出…你们在不久之前也曾赶在日出时归来过,只不过那次的事如今让两个人都顿觉不快…“上次你…光顾着哭了,连日出都没看上几眼…”


  “嗯,我以为上次真是最后一次跟你这个大傻子说话了。”你双手抱住你蜷缩着的腿,将脸侧过去对着源氏,微长的刘海有些挡住了你的眼睛,却遮不住眼中的不经意流露出的关怀与牵挂。“等到我回到家时才发现眼睛都快肿成桃了。”


  “别说了…”他向你凑了凑将你揽入怀中,“专心看日出。”


  二人相继沉默不语,但此时无声更胜有声。随着太阳西沉,分开多日的二人终于又见到了彼此,而随着太阳东升,过不了多长时间二人恐怕又要分离……


  “若是太阳就这样一直保持着晨起的清爽,那午时是不是就不会如此躁动了?”你率先打破沉默,清晨的明媚与宁静使你留恋,仿佛一转眼又回到了那些平静单纯,与世无争的日子一般。


  “可若是他一直这般停滞…人们也就无法看到躁动褪去后夕阳最后的璀璨了。”源氏看着太阳,话中略有深意。“就好像说……虽然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令人悲伤却也是事实。”


  “是呢…”你看向地上那盆新生却枯萎的花朵,“枯萎的花朵…只能被连根拔去了。”估计不出中午,那盆花朵就会被城内的花匠铲去了。“这个怪异的世界…令人起疑却也处处真实。”


  “毕竟…过于娇弱的花朵不适宜在花园生存。”源氏疑惑的看着你,带着少年的懵懂和几分来自成长的坚定。“那你认为…这片花园,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幻呢?”


  “于我来说无比真实。”几经被铲除的你,那些成长的痛楚和身为津井家长女的迫不得已仿佛成了你一生无法摆脱的梦魇,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你这个世界的真实与残酷。“那你呢?”你侧眼看向源氏,一句询问竟莫名显得如此卑微。


  是啊,那个万众瞩目的岛田城二少爷。地位从降生以来便与你有着天差地别。就连现实这二字的意义对你们来说都不太一样。可没有这份“真实”,你们的人生也便不会有所交织重叠,也便无法伴随彼此的人生继续走下去。


  而在这交织人生中的小小轨迹中,是只有你与他二人在呼吸的地方,尽管这是仅存时间内拼尽全力也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是如果就此倒下的话也只能这样服从这件事……是不是只要全部都灰飞烟灭就可以迎来皆大欢喜的结局了?虽然清楚自己心底的爱恋并不掺杂丝毫虚伪,但是这样摇摆不定的明天和注定歧途的道路未免于“真切”来说也太草率了些。


  “我不清楚…身边过于真实的一切早已让我麻痹,或许于我来说是虚幻更加恰当。”这个岛田府中每天都在不停地铲除这些枯萎的花朵,众生仰仗岛田城万丈荣光,视自己为君主,随日日与之相亲却永远无会接近。日复一日只能冷眼旁观着。也唯独自己不能拿着把柄与命运抗争。


  一阵温热覆上和寿冰冷的手,“但是此时此刻,至少你冰冷的手是真实。”源氏侧过脸看着你,眼波中流露千百万的宠溺,纵是最深明人心的和寿也读不出这份宠溺是何等之多,猝然脸红。


  “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九尺二间掌灯过,唇红犹附火吹竹…”随着太阳完全升起,源氏轻声哼出了这样一首都逸。


  “不过是做几天戏…”你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故作不解风情。“大概也没有什么潜伏的意义了,你先汇报下情况。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就给我从那鬼地方赎出来吧。”


  “那就今天吧。”他的语气明显不是刚才那个迷茫的孩子。“你在我身边时比较安心。”


  “恐怕不行吧?”你非常明白你的性格在众人眼中是个什么样子。何况不管是谁家的男友要是无缘无故赎来个女人…这事都小不了“我得闹点动静出来…不然你赎来的这个姑娘难道还能是出差回来给我带的土特产吗…?”


  “你爱吃就行,我不拦着。”少年彰显出了符合他年龄应有的耐性。“多几个身份也不是坏事,依你这个脾气…有没有那种关系也得找个离你远远的地方躲着你。”


  “嗯…总之先去办那个什么赎身的玩意吧,然后休息几个小时把消息透给几个嘴快的佣人…”你还在沉浸于自己对于“初桃”这个身份今后的去留时,源氏已经起身抽出刀来准备好接下来的表演了…


  “这个时间段佣人们都刚开始准备,来吧。演技派女星津井和寿!”没等源氏摆好架势,你就已经酝酿出那副梨花带雨的怨妇模样来了。


  “说!昨天那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由于酝酿眼泪的时候过于焦急,脸上的潮红也憋了出来,倒更有几分逼真的样子。话音刚落便将手中的短刃抽出四下挥了过去


  “我只是见她思乡苦闷就惦记带她出来散散心!”源氏匆忙用协差挡住了你挥来的短刃。


  “散心…散心…从前你便是如此和我散心的…”你近乎无声哽咽着,手上的短刃也不闲着,只是你终究不精于刀法,打来打去也没见源氏多吃力,反倒是你越来越力不从心。


  “那能一样吗!”胁差的刀背顺着短刃扫至你的手边,借势将短刃挑飞了好远。你借着这一挑,随着短刃飞起黯然神伤,一斛清泪急促的拱着眼角势将迸发而出。“既是形同当年的我,又如何不会在今后的日子里慢慢变成今后的我?”


  “你就是那么固执…冷静一点。”他装模作样的把你一头按进怀里。“想的真多。”你未多说话,就这样在众人面前即兴表演了一段后佯装着妥协被带回了屋里,说是回家安抚你,实际上是忙了一夜匆忙汇报完情况之后急着去睡觉,晚上还要换上初桃那身装备假装着被赎身。借此还可以在岛田城外设立一个名为初桃住所的“根据地”方便交接行动。

——————分界线——————

我其实是想把这篇文写完的,但是事情确实是太多了…我会在以后的章节加快剧情进度,后续其实还想多掺杂几篇日常的,(就是不想这么快让源氏变成机械人的意思啦w)思来想去感觉这些日常还是等填完坑时写成番外吧。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