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气人作者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基本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二十二章(想不到吧?我今年又更新了)

  “这么说来,你们的情报工作的确进展的不是很顺利。”待一切布置完之后你们匆忙的被半蔵召回进行汇报。虽然并没有过多地耽误任务的计划进度,但是作为两个人的工作量来说确实远远不如那些出色的探员搭档们,或者说…这点工作量还不及自己一个人专心的时候来的多,对源氏教育和磨合的时间远远多于工作时间。


  “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成手和学徒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距离的……”你想试着做出一些无谓的抵抗,话说出口时反效果比自己想象的要猛烈许多。轻皱的眉头随着这句狡辩气得开始变得扭曲。


  “和寿,如果你是那种一生被锁在深闺里,一辈子的作用就只有联姻嫁人,不通世故一生只会侍奉丈夫的大小姐,我倒是能纵容你脑子笨点。”半藏的意思非常明确,你也明白你现在不能像林田家的大小姐一样万事皆装傻。半藏这次委派源氏一起深入工作的意思非常明了,那就是逼源氏收复花街。正式踏入这个灰色的世界。


  而半藏之所以能够纵容源氏这么胡闹的拒绝林田家这份显赫的联姻,也完全是寄希望于你能够劝服源氏和自己一同接手黑手党事宜。而你只想让源氏不收束缚自由的活下去,哪怕自己代替他承受这些。


  而显然半藏不需要你这么做,半藏之所以必须要自己的弟弟接手是因为这样才算继承大统,给家族众人们一个交代,若是交由别人接手只会让大家们认为这个家族的二少爷玩世不恭,这个家族连后代的心都无法笼络,难以服人。若只是对于寻常不想踏入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完全可以找一个代替自己打理家族事宜的人来,自己偶尔出席下重点会议便可应付了事,可这件事情复杂就复杂在源氏并不只是寻常纨绔子弟,他追求的是比花天酒地更加不切实际难以实现的自由。


  “少主。这个家族的荣耀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你的声音比起刚才有些颤抖,眼中的温热似有涌动之势,光是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废了你好大的勇气,这个感觉似曾相识,自己曾经也和父亲使用过类似的口吻。自己那乖僻的灵魂中仅存的叛逆全部化作这一瞬的颤抖。那天便是自己第一颗反抗的种子,就像伊甸园的苹果,被摘下果实的树上还残留着蛇的气息。


  不,不该这么说,至少今天的口吻没有像上次一样幼稚的令人发笑。大概那种子也慢慢发起芽,扎起了根吧。看着半藏脸上错愕的表情,平息了一下心中的不安和愧疚。你再次开口。


  “少主,我的家族,当初为了所谓的地位以及荣耀。不惜一切想要刺杀源氏,想让我做违心事博取对立家族的赏识,家族上下为了当年荒诞的计划就连我的性命也可以弃之不顾。若我当初被荣耀与地位蒙蔽了眼睛,我想我今后每每梦回深夜都会难以安枕。”你上前一步,说出这般忤逆之言的眼中却是从未有过的顺从与软弱。“从前是我没得选,现在我只想让源氏不要像当初的我一样”


  “当初的你……”半藏有所沉默,当初的事情让大家都难以相信,岛田城很少会有干涉家族内务的女人,更何况当初一个不声不响的落魄家族之女竟有如此胆识,不惜背叛自己的家族揭露其阴谋。可与你不同的是半藏与弟弟身上背负的是必须向众人回应的期待,更是祖祖辈辈的心血,又岂能葬送在他一时任性的向往。不,即便是他的性命,也不足以换来这份庞大的家族企业繁荣富强。


  “恕我直言,当初你所背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附属家族,跟岛田家比,分量未免也太轻了点。”他回绝了你,这话的意思并不只是强调你只是个附属家族的落魄之女,他这话的意思是在源氏的未来和家族之间选择了家族。选择了这份沉重而又没落的使命。“我看你们也不用再在一起行动了,免得再倚仗功勋说出什么蠢话。”


  “是…”又是一次毫无理由的拒绝,只不过少了从前的那份失望,似乎已经对这个必然被拒的结局已经开始变得习惯了起来,相较从前多了一份不甘,想要去用自己的方式去印证这个观点的错误。


  话音刚落半藏便挥挥手示意你可以出去了,留下源氏和他单独在屋里子汇报下一轮的工作安排。本来还有些担心源氏会不会自己拿不定主意,不过大体想了想也能知道,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也不过就是安排那么几个人扶持源氏收复花街。


  话虽如此,你还是在门口的拐角处待到源氏出来,他的表情比你想象的要落寞许多,你仔细询问了半藏交付给他的任务,大致的意思与你想的并无任何出入,唯一让你意想不到的是半藏对岛田家族未来的重视程度远超你的想象,说是病态未免有些不妥,但若是自己与源氏对家族造成重大影响的情况下…被杀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最让你不安的还是源氏,现在他的状态让你捉摸不透,到底是根本没心思顾及哥哥的怒火和那条黑街,还是说根本就不打算顾及了呢……他虽然平时机灵,可是行事非常情绪化,这是他最致命的缺点。


  隐约记得花街这个任务的截止时间还有七天,而岛田家族每年固定的家族会议在十天后,若是没有问题的话这个安排大概是想让源氏顺利接手花街后在家族会议上向众人交代源氏黑手党生涯的启幕。


  “源氏…你对这些,可还有心理准备吗?”又是试探性的询问,这样谨小慎微的话语让自己感到厌恶,但又不得不这样继续下去。


  “大概吧。”他若有所思还非常平静的回答,语气中的反常令你惊忧。好像这波澜不惊的话语中暗潮涌动,但却无从考察。沉默良久,对你勉强一笑。“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这是他惯用的,另人困扰的拙劣谎言。


  由于这份任务的敏感成度,你也不便过问太多细节,索性也没办法帮上源氏什么,只能日日将自己拴在源氏的身边,好像这样就能找回什么心理安慰一样。


  该说是什么呢,屋漏偏逢连夜雨?两天后源氏还是一副柴米不进的样子,面对面说的话无非都是敷衍的强颜欢笑,可你却接到了一桩较为紧急的任务,被半藏以岛田家代表的身份派遣到了几个无足轻重的小家族集会,工作信息量不大,充其量只是了解各个家族是否有无谋反等等值得警惕的迹象,不是什么必须要你去的事情,只是必须将集会全程各个家族的发言听完,会议全程十天,尽快回来…也没办法赶在岛田家族集会之前。


  “故意的…”面无表情将手中的派遣信撕的粉碎,此事不像以往还有人可以为此撑腰,权衡良久你决定还是先去执行任务,若是你这边先出了什么情况,那半藏一定会对源氏施以压力,这样对源氏几天后的伸展并无益处。虽然他并未对自己说出些什么,不过姑且还是不要给他施加压力比较好。


  简单收拾了一番便匆忙去了集会,出门路过了源氏的住所,本想敲门临行前告个别,伸出的手却怎样也没有勇气去敲门。这份胆怯不同于自卑又或是什么的情绪,这份胆怯来自内心的愧疚,多出出于对自我无能的嫌恶而害怕与源氏说话,甚至渐渐扭曲成一种对过去的憎恨,无时不刻在提醒着自己,要是自己更努力一些,更强一点的话就好了。仿佛任何一个空气停滞的瞬间内心都在质问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还有脸来说风凉话”一样。那高傲又顽强的灵魂并不允许自己做出这么无能为力的举动。


  收手,拿起放在地上的行李,毫不犹豫的踏出岛田城。并不是因为时间或者什么来不及或者着急。只是你怕再不快一点的话,下一秒的你便会后悔。


  家族集会比想象中的无聊许多,这让这几天的时间变得更加的难熬,给源氏发的信息也只是三三两两的回复,言语和那些表情中四处能看出他想让你放心的各种小心思,也能看出他有些黔驴技穷的状态里那些可圈可点的无可奈何。


  不安一份又一份的被应验着,你开始怀疑对他的信任是否是正确的。


  “和寿,你在吗?

  不在也好,免得你担心。

  最近我想了很多事情,很累,莫名其妙又想起来和你一起犯傻的日子里。

  我想……那样美好的日子,要是明天上午能再和你在一起,再犯一次傻,那该有多好。

  不忙的话就快点回来?我给你准备了礼物,在阁楼。”


  夜畔惊梦,梦里源氏满身鲜血。身上是纸张的碎片。像是被人乱刀砍死的。醒来又收到这样句句都是问题的留言。特别是那个只有你们二人知道的阁楼,你再也坐不住了。


  在接下来几场集会的现场匆忙放了窃听器后便连夜买了机票回日本,回岛田城。


  “源氏…你不能出事…”手中紧握着机票,眼泪止不住的向外涌着,这让你更加厌恶自己,厌恶这样软弱的自己。以至于登机时红肿的眼睛差点被人以照片不符而拦下。


  坐立不安的飞机,明明心肺功能健全的自己也开始心慌气短,气促的呼吸在凌晨的飞机上格外响亮。


  “老天呐…都已经是这样的人生了……”心中猛然颤抖了一下,就在刚刚踏入岛田城的那一刻起……“可否让我完整的做一个美梦…”


————————正文分界线————————

我用最朴实易懂的话形容一下这章的半藏吧

半藏:砍人警告.jpg

你们可能要做好下一章刀片的准备了。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