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二_气人作者

首推源氏。话废但是评论基本都会回复。

【源氏x你】剑走偏锋 第二十三章(一年三更!快夸我!)

  跑进花村的大殿中,映入眼帘的是斑斑血迹。阵阵急促的呼吸声让你没有勇气抬头,你太害怕你会看到那梦里的东西…低着头,顺着血迹,一步,两步。


  映入眼帘的是气喘吁吁的半藏,以及大片大片的血迹,还有被血侵染的看不见原本颜色的碎布,以及……源氏险些被砍作两节的尸体。


  “津井…和寿。”半藏用几经沙哑的嗓子唤了你的全名。“你自由了。”你没有理会半藏,径直走向源氏的尸体,用那难以想象的,最后那份隐忍到残酷的温柔,轻轻地将他拥入怀里,想要留住属于他的这份最后的温热。不,应该说是尸体的余温。


  半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毫无反应的你。应该说是你的反射神经现在暂时还没有对其他什么东西做出什么复杂反应的能力。毕竟…


  源氏,死了。这份充斥在你生命中最后的光源也随着这份温热的褪去而熄灭。留下的只有曾经没有火种无法复燃的死灰。而外界对此的反应不过尔尔,甚至连一场葬礼都没有,因为他的死亡并非光彩,而是被自己的哥哥亲手处决。只是因为家族会议上出言不逊,未完成家族的嘱托。


  等等,嘱托?你仿佛想起了什么,后知后觉半藏似乎对自己说……自由?还有源氏说的阁楼。一瞬间的清醒让你有些措手不及,和以前不同的是多了一份曾经不属于自己的冷静与沉着。


  “对,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伤心的事情了…”路过的窗子反射出自己无泪的脸,昏黄却也消瘦。不易被人注意到的一瞬停滞,因为现在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他在,他便是一切…他死了,自己也便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啊对,还有一份自己的礼物…那个人给的礼物。


  “没关系的源氏…让我看看你最后留给了我什么,之后…我们再一起犯傻。”若现在的和寿还有什么可庆幸的事…大概就只能庆幸自己是刺客世家的女儿,精通施毒术,不会让自己死的非常痛苦,也不会非常难看…这样那边的源氏就不至于认不出自己,亦或是记不住自己这张美丽的脸了。


  “美丽的脸…这张脸真是令人又爱又恨。”若不是这张脸,源氏大概一开始也不会对自己有所注意了吧。


  从大殿回到自己住所,这一路行尸走肉的颠簸,勉强用自己的双腿将自己送回了家,登上阁楼打开那个只属于你和源氏二人的箱子,任何只有你们二人知道的秘密都会以书信的形式写完存放在这里。这次也不例外。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信,不,是一份联名书,鲜红的印章如此刺眼,你们的书信用来不会有那么程序化的东西。本是觉着此生无泪的眼眸,当你仔细阅读的时候却开始不争气的掉下泪珠。


  这是那花街的管理员委托信。指定委托人一栏的姓名是初桃。也就是说源氏出钱出势,这片地方交由你管辖。这委托人的意思并不只是在他死后给你留了个冰冷的空位子,这是一个富有意义的空位子,至少这重意义让这个空位子没那么冰冷。在源氏死掉的那一刻起,津井众势必被岛田家族除名,再加上自己是曾经津井家阴谋的告密者。这样无异于被整个黑手党界除名。若是手中毫无权势,再或者没有大量资金的维持,恐怕会被仇家钻空子报复。


  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或许自由并不是困难的事情,但是对于一个小小年纪且经历丰富的黑手党刺客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且奢侈的事情。源氏用这样的方式将自由还给了你。想必他是真心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的。


  “啊,宛如从天而降的你…”一丝阳光般温暖的浅笑深深地印在和寿的心里如此发烫,说到底在心里,这一抹点亮并温暖自己内心的火种就是和寿最好的礼物。就像是…儿时听闻教徒口中所诉说的天使一样…如此温柔的源氏,即便死去也依旧这么温柔的希望和寿能以向往的生活而活下去。…那屹立万人中央,感受那万丈荣光。给予自己光明以及在这本应灰白人生中洒下其名为反抗的希望。多亏当初父亲下令刺杀的是他,懦弱的自己才能这样奋不顾身的发起反抗,第一次反抗家族众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面对自己的本心。


  翻开委托信的最后一页,是随委托书钉在一起的,终焉的遗书。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不敢保证我的生死。距离开会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我尽可能长话短说。希望你可以放下情绪,见字如面。如果真的遭遇不测的话…希望你能放过我哥哥…不,我的意思大概是希望你能别做那么沉重的事情。岛田和林田家不比津井家的阴谋少,这样偌大的家族都是欲望叠着阴谋。我在时,凭你我二人之力都远远无法将其识破,更何况若我不在,你会怎样。就让这些阴谋与算计随风而去,不要扑在你的身上那便是最好。

  这件事并不是事发突然而是早有预谋,林田家对岛田家早有异心,那次联姻绝非真心实意,哥哥随表面迎合却心中清楚,借你之手摆脱的,所以难免他家心中对你存怨。今后若是接手花街请务必当心。

  我本来想一本正经到底的,但是我怕我以后没机会说这种话…

  我其实是想站在你身旁看你穿婚纱的样子的,当然你穿白无垢我也很喜欢……


  其实只要你喜欢的话…穿什么的样子我都觉得好看啦。”


  本是那个人爱意无限的言语,现在却仿佛将已经麻木的心掏出来再割上几刀一样。反正已然麻木,纵然再度千疮百孔又能怎样。岛田家的形势日渐严峻,已然不是再自感伤怀的时候了。想见那个人,但是更想弄清楚这件事的细节以及自己心中的疑问。对自由的渴望已然排在真相身后,像是搁浅在岸上精疲力竭的鱼儿,看着行走入海的人群望尘莫及。


  …罢了,既是源氏曾经留给自己的话,那便还是放下过去的一切找个地方就这么猫着,也算是没负了源氏临了费的这点心思了。心未成灰火已灭。


  一阵嘶哑的电子声突然响起。对于静谧空旷的屋子来说略带突兀,甚至有几分回音。你这才反应起这是自己匆忙回来前在集会桌子的下面藏的窃听器…


  拿起纸笔,起码将最后这点未完的小事做了,交接时也算有个始终。按下录音,拿起本子和笔。正当要将刚才遗漏的主题补上的时候却又陷入了停顿。


  那是林田家代表的人,对外界宣称与任何国外势力毫无干系的日本传统黑道。是最最不该出现在这种集会上的人,何况这些全部都是岛田家旗下的家族。而对此异象其他家族的人竟是一点的惊异都不带有的。台下大小代表浩浩荡荡共几百人,半分窃窃私语的声音都没有在窃听器里响起,倒是一番大逆不道之言后响起了阵阵掌声。


  言中之意无非就是岛田家联姻失败大小姐名誉受辱,自己出钱外带威胁包抄几个岛田家族的附属家族谋反准备一举攻下。其实那样本身就为了联姻而存在的大小姐,但凡遇见个不喜花瓶的男人,被人嫌弃也只是几句话的事情。只是因为名誉受辱就吵着要一举包抄岛田家,这理由未免牵强。


  原本只是普通的谋逆之言,和寿也不是那种什么都没见过的人。只是真正引起你注意的是…他们一族想要收购花街,并且深知半藏接受花街也无暇管理,由于花街的不稳定性不可轻易交由旁人,所以一门心思想要收购花街,而他也深知源氏不想步入黑道事业的事情和半藏闹的不可开交,就见缝插针暗示源氏收购花街后可委托旁人管理…还收买了家族集会上的人逼迫半藏向众人出示花街管理者的合同。


  若不是这见缝插针,大概源氏也不会错了主意,也不会就这样被家规处决。若不是我意气用事擅自回来这事很有可能就这么完了……


  那样明媚温柔的源氏…若他还活着……你不敢继续往下想下去,源氏的生命就这样折在了他的手里……


  心中的似是有什么东西重新燃了起来,是你目光中曾经熄灭的视死如归吗?你不知道。手中紧握的长锥换不来你们或许崎岖却也甜蜜的未来。但能为你一路挣扎的狼狈不堪讨回一个猩红的结果。

——————正文分界线——————

大概接下来几章的源氏都没什么戏份。会有几章麦克雷乱入(源氏绿)?再有源氏出现的时候大概已经物是人非了吧??

总之真的非常感谢追到这里的人,到这里应该就已经写完一半了,怕自己中途坚持不下去所以特意加快了剧本的进度。,非常害怕自己会填不完这个坑,中途却还是断了一段时间。以后若是有什么喜欢的小片段大概会以短篇或者微小说的形式呈献给大家,非常感谢大家能喜欢。

评论(3)

热度(12)